蒙妮坦日記

名作家依達這本在六十年代風靡香港的小說﹐ 創報章連載先河和一度拍成電影的流行作品﹐ 在今天竟然消失得如此徹底。 在號外創辦人作家鄧小宇的努力下﹐ 加上依達和這本小說的插圖名畫家董培新先生慷慨應允﹐ 蒙妮坦的日記終於可以重現了。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59頁 - 192頁)

《蒙妮坦日記》

原著全文

(上接 158 頁)


X 月 X 日

阿蓮把早餐送上﹐又把今天的早報交給我。我打開一看﹐偶然發覺廣告啟事上登著一段這樣的廣告﹕

「別墅出租﹕華麗別墅﹐環境幽美﹐設備優美豪華﹐適合渡假﹐歡迎仕女參觀﹐洛洽。郊區一二八地段」

我忽然眼前一亮﹐再將廣告讀了一次﹐然後又讀了一次!我忽然想到妙計一條!

到郊區去渡假!

我可以告訴別人我將搬屋﹐那麼范尼如果拿了錢來找我﹐他一定不會找到!我忽然覺得我實在需要轉換一個環境﹐我想起那祗有一面之緣的薩基度的話。

他說:「當妳的愛情死去的時候﹐妳應該離開它越遠越好。」

我與范尼住得這樣地近﹐這兒每一個地方都令我記起他﹐也許我真的應該搬一個地方﹐可能我會因此而快樂起來。我匆匆地吃了早餐﹐換了一套衣服﹐然後帶著那份報紙出門。

我叫了一輛車子﹐向郊外直馳。坐了十一塊錢的車費﹐的士終於停在我要去的地方。

我下了車﹐發現那是一個湖邊﹐周圍靜得像死域一樣﹐湖畔是一條小徑﹐週圍全是白楊。我吸了一口氣﹐我覺得喜歡這個地方﹐這兒的空氣充滿了一種奇異的泥士氣息。

「妳向前直走就能見到那座別墅了。」司機告訴我。

我將錢付給他﹐他又問:「妳是來找人的?」

「我想租房子。」我回答。

 

P15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住這樣遙遠而僻靜的地方?」他睜著眼問。

「我正需要這種地方。」我回答著﹐沿著小徑向前直走。

我喜歡那種毫無音晌的環境﹐我聽到的祗是鳥鳴聲與自己的步聲。小徑很長﹐我走了八分鐘﹐小徑拐灣時﹐我見到了那座別墅﹐一時間﹐我楞了一下。

我想不到它是那麼地美觀和新型﹐青磚與花崗石的圍牆﹐短而闊的雕花鐵門﹐門內是花園﹐園子中間是杏黃色的兩層樓別墅。我一眼看去便喜歡二樓的半圓形寬闊露台﹐露台周圍全是明亮的玻璃窗﹐窗帘下垂著﹐是棗紅的顏色﹐相襯得很悅目。

我看了周圍一眼﹐立即愛上這個地方﹐於是我伸手按鈴。

房子裡似乎是空的﹐我按了六次鈴﹐當我按第七次鈴時屋子內衝出一個人形﹐急匆匆地向花園外跑來。那是一個年青的男人﹐穿了一條粗布牛仔褲﹐一件猄皮外套。

「找誰?找誰?」他邊奔邊嚷:「鈴按得那麼急﹐來催命?」

他奔到我面前﹐隔著雕花門柵看我一眼﹐呆了一下﹐露出不很好意思的樣子。

「對不起﹐」他用手搓一搓鼻子﹐「妳 —— 妳找誰?」

他有兩隻滾圓的孩子眼晴﹐一副孩子臉﹔他的身型雖然高大﹐年紀卻一定比我小。

「有房子租是不是?」我問他。

「是的﹐妳 ——」他斜著頭看我一眼﹐「妳一個人?」

「是的﹐怎樣?」我反問﹐很奇怪他並沒有拉開鐵柵讓我進去。

 

P16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他雙手往猄皮外套袋口內一插﹐由頭至尾打量著我。

「妳是來渡假的?」他又問。

「可以那麼說﹐」我笑一笑問:「為什麼不開門讓我進來?」

「我要告訴你﹐這兒的租金非常貴﹐」他望我一眼問:「妳很有錢?」

「你怕我付不起?」我抬一抬眼﹐「至少你得讓我看這座房子﹐把你的主人叫出來。」

「我就是屋子的主人。」他指一指胸口。

「那麼把你的父母叫出來。」我告訴他。

「父母不在這兒﹐我管屋子。」他邊說邊在裏面拉開門﹐「如果他們在﹐根本不必把房子租出去。」

我走進花園﹐他在前面引路﹐他的兩條腿很長很長﹐他邊走邊回頭來看我。

「這間屋子是爸爸去年造的﹐今年年初他們 —— 我的意思是爸爸跟媽媽去遊歷﹐因此屋子一直都空著﹐」他對我說:「他們明年才回來﹐因此我可以趁現在把房子租出去。」

「趁現在 ——?」我奇怪地問他:「你的意思 —— 你父母不知道你想把房子租出去?」

「自然不知道﹐他們在外國怎會知道?」

「屋子是你父母的﹐你怎能胡亂租出去?」我對他講。

「管得它﹐我喜歡怎樣就怎樣﹐他們總遷就我。」他傲然地說:「把房子租出去﹐每個月我可以有更多的錢花﹐回來他們不會曉得。」

 

P16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他帶我走近屋子﹐那兒還有一個游泳池﹐因為天冷了﹐池中的水已全部放清﹐池底是一片片落葉。泳池邊是用花紋石塊鋪砌而成﹐池邊還有露天酒吧。

他帶我進屋﹐到處是棗紅的地毯﹐一切傢俬全都是杏色的﹐四周全部是落地玻璃﹐薄紗窗幔低垂著。所有的陳設要比我家的陳設精緻十倍。

我在看著周圍﹐他卻吩咐我由另一旁的樓梯走上二樓。

「樓下是不租給妳的﹐」他說:「妳如果喜歡樓上﹐那我就租給妳。」

「為什麼不租樓下?」我奇詫地問他。

「都租給妳﹐我住在哪兒?」他攤一攤手﹐「如果喜歡﹐妳住樓上﹐我住樓下﹐飯可到樓下餐廳來吃。」

「你一個人住在這兒?」我又問。

「還有兩個女傭﹐所以很安全﹐不用擔心。」他直率地對我說。

我笑了笑﹐他帶我看三樓的房間。那是一個臥室﹐一個書房﹐一間浴室﹐兩個露台﹐另一角上去是天台。我喜歡那間臥室﹐裹面的陳設是最精緻的﹐尤其那隻化粧枱大得驚人。

我點點頭﹐決定得很快。他舉起六隻手指﹐對我笑一笑。

「六百塊?」我笑道﹐「那太便宜了。」

「便宜?」他莫明地看著我﹐「妳說便宜?」

「自然﹐」我問:「包括傢俬在裏面?」

 

P16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唔﹐但妳千萬不能移動它們﹐否則媽媽回來會曉得﹐」他在椅上坐下問我﹐「好了﹐現在告訴我﹐妳叫什麼名字?做什麼的?」

「我是所羅門王的女兒﹐」我取笑著﹐「所以我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﹐我叫蒙妮坦。」

「妳父親的寶藏都給妳了?」他格格大笑起來﹐「好﹐我把房子租給妳。」

 他笑得很厲害﹐我從來沒有看見別人這樣大笑過。我喜歡他那種孩子氣﹐像一個弟弟。

「我可以用你的女傭?」我說:「我不準備帶我的女傭來。」

「可以﹐可以﹐」他立即說工「什麼都可以。」

「很好。」我點點頭。

「什麼時候能搬進來?」他問我。

「明天或後天﹐」我問他:「你要先收錢?」

「我應該先收錢?」他反問我﹐「我從來沒有租房子給別人﹐我不知道。」

「你應該收定金﹐」我從手袋中取出一百塊錢﹐「這個先交給你﹐你不能把房子給別人了﹐知道嗎?其餘的我搬來的那天再給你。」

「很好﹐」他將錢向袋中一塞﹐想一想問:「有一件事我想問妳﹐妳不會在乎我學結他?」

「結他?」我奇怪地看著他。

「是的﹐我正在學﹐每天都彈﹐妳知道?」他又習慣地用手背抹一抹鼻子﹐「正在學的人彈得總不大好聽 ……」

 

P16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噢﹐我知道﹐」我笑起來﹐「你彈你的﹐我會在耳內塞棉花。」

他陪我由小徑出來﹐我們邊走邊談﹐我覺得他天真得像什麼都不懂。我的「的士」仍等在湖邊﹐我上了車﹐他突然拉住我的手。

「曖 —— 別走!」他叫著:「妳還不知道我的名字!」

「你叫什麼?」我問他。

「洛力﹐」他抬一抬眉﹐「我做什麼都落力。」

這次輪到我笑了﹐車子在駛回市區的途中﹐我仍在笑著。我一向希望有弟弟或妹妹﹐我想如果我搬進那別墅去﹐我立即會開朗起來。

我跟阿蓮商量了好久﹐她仍留在市區看房子﹐我則進郊區休養一個時期。想起那個洛力﹐我真想快點搬進去﹐越快越好!

 

X 月 X 日

今午我整理好一切衣物﹐沒有其他的物件﹐祗是三箱衣服﹐本來我準備明天才搬進別墅去﹐但是後來我突然決定立即就搬。

我將一切事務交託了阿蓮﹐然後打一個電話給安妮。安妮一聽我要搬﹐跳了起來。

「怎麼搞的?」她在聽筒內叫嚷著:「住得好好的﹐怎麼會想起到郊外去?」

「我祗想改變環境﹐」我說:「我立即就要走了﹐祗想跟妳說一聲。」

「曖!不﹐等我一等!等我十五分鐘﹐」她著急地大叫起來﹐「我立即到妳家中來!」

 

P16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擱上電話﹐十五分鐘之內她果然來按我的門鈴。我一開門﹐她喘著氣。

「趕死我了﹐」她嚷著﹐「妳在搞什麼鬼?」

「我立即要去﹐」我看一看手錶﹐「那兒是一間很幽靜的別墅﹐我覺得心煩﹐我需要那個地方。」

「去逃避現實?」她問。

「逃避愛情。」我答。

「范尼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我搖搖頭﹐過去提起我的衣箱。

她走過來替我取起一隻皮箱﹐問我﹐「范尼知道這件事了!」

「就是不想他知道。」我想一想﹐「從今天起﹐我要忘記他的名字﹐而且﹐我永遠不會再提起他。」

「那麼法蘭基呢?」

「法蘭基?」我怔一怔。

「要我告訴他?」

「不﹐」我搖一搖頭﹐「不﹐我不想任何人知道。」

「妳這算是隱居?」安妮嚷起來﹐「妳以為這樣就可以忘記過去的一切?妳錯了﹐蒙妮坦。雖然妳住在很遠的地方﹐但是妳的心永遠會在這兒!會在范尼的身邊!」

 

P16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不要再提范尼!」我驀地大叫起來﹐用手掩著耳朵。

安妮錯愕地看住我﹐我歉意地低聲說:「這不是勸我的時候﹐我決定了﹐就不會再改變。」

我叫阿蓮替我把另一隻箱子搬到樓下﹐我回頭看了我的屋子一眼﹐我伸手攔了一輛「的士」。我鑽進車子﹐料不到安妮一下子竄了上車。

「讓我送妳去﹐」她對我說:「最低限度妳應該讓我知道妳住的地方。」

我無奈何地問:「答應保守秘密?」

她豎起三隻手指﹐「我安妮 —— 除了歐理德外﹐不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!」

我笑了起來﹐「為什麼除了歐理德?」

「因為我們彼此答應大家心中不准有秘密。」安妮笑一笑﹐「走吧﹐我要看妳的新屋子!」

司機將車子向郊外直馳﹐路上的灰塵真大﹐到達別墅已經是黃昏。安妮幫我將箱子從「的士」上取下來﹐沿著湖邊走向屋子﹐還未到達﹐我已經看見洛力站在雕花鐵柵旁邊﹐叉著腰等待我們。

「這是誰?蒙妮坦?」安妮輕聲問我。

「這兒的主人。」我說。

「我覺得可怕﹐」安妮在我身旁說:「他那條牛仔褲令他看來像西方牛仔 —— 他是不是很粗魯?」

「剛好相反﹐」我笑一笑﹐「他完全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。」

我們走近門邊﹐洛力將鐵柵很快地拉開﹐向我們迎接著。

 

P16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從二樓的露台上看見妳的車子﹐」他雙手插著褲袋﹐向我說:「我本來以為妳明天才來。」

「我早來了﹐」我將安妮介紹給他﹐「這是我的朋友安妮﹐這是洛力﹐不是「落力」的「落」﹐是沒有草字頭的「洛。」

「妳的朋友跟妳一樣漂亮。」他說。

「她已經有男朋友了。」我聲明說。

他聳一聳肩﹐「我來幫妳們拿行李﹐讓我叫傭人。」

他用兩隻手指放在嘴內鼓氣一吹﹐一聲尖銳的口哨聲﹐兩個女傭立即奔著前來。我們走進屋子﹐安妮被花園的景色和室內的佈置所迷惑了﹐洛力把行李送到二樓﹐我立即將房租給他。

「點一點數。」我說。

「不用數﹐我知道。」他將鈔票往牛仔褲袋中一塞﹐「晚飯等一會兒就開飯﹐妳可以下來吃。飯錢我另外計算。」

「我的朋友會在這兒吃飯﹐」我說:「也許她明早才走。」

「那很好﹐第一天的晚餐我請客。」他聳聳肩走了。

「這個人真怪」安妮低聲對我說:「他說話行動有另一種說不出來的地方。」

「叫做男人的魅力?」我笑著問。

「妳這死鬼﹐狗嘴裡長不出象牙﹗」她罵著。

安妮幫我收拾好房間和行李﹐然後打了一個電話回家﹐告訴她母親會在我這兒過夜。打了電話﹐女傭阿秀上來叫我們下去吃飯。

 

P16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洛力已坐在樓下客廳的餐桌上﹐那小鬼﹐還用主人的話調來招呼我們﹐在我限中﹐他簡直是我的弟弟。吃飯的時候他兩隻圓眼老盯著我看﹐那種樣子﹐我又覺得他不像孩子了。

吃了飯我和安妮上樓﹐安妮替我洗了頭﹐因為頭上全是灰塵。後來我們在露台坐下﹐她替我梳順我的頭髮。

「這個洛力真有點奇怪﹐」安妮說:「一個男孩子單住在郊外別墅裡幹什麼?」

「他說父母都到外國遊歷去了﹐」我告訴女妮﹐「他把房子租出去﹐他父母是不曉得的。」

「為什麼要把房子租出去?」她邊替我梳頭邊問。

「自然是為了錢。」

「他要錢來幹什麼?」安妮說:「他這個年紀是應該上學的。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妳這年紀也該上學的﹐蒙妮坦。」安妮突然說:「我總覺得妳這樣放棄一切太可惜。」

「我一點也不覺得可惜﹐我恨他們﹐」我說:「我有處置他們的方法。」

安妮不再說話﹐這時樓下傳來一陣汽車馬達聲﹐我望下漆黑的花園去﹐黑暗中兩道燈光 —— 洛力駕著一輛汽車從花園直開出去﹐一下子消失在深夜裡。

「半夜三更﹐他到那兒去?」安妮奇怪地說。

我覺得奇怪﹐這樣的深夜﹐他將車子開往哪兒去?

 

P16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四週靜得很厲害﹐靜夜中祇有昆虫的低鳴聲﹐我在唱機櫃中找到許多唱片﹐於是跟安妮邊聽唱片邊談天。記日記的時候安妮已睡著﹐但是我還沒有聽見洛力汽車回來的聲音﹐他往那兒去了?我真有一點懷疑。

 

X 月 X 日

安妮一早就走了﹐我叫了一輛車子﹐送她到湖邊。她向我揮動著手﹐並且說下次請了歐理德一起來波假。車子開走後﹐我有一點孤獨的感覺。

我喜歡那種感覺﹐反正﹐我就是為那種感覺而到郊外來的。

我回到別墅﹐首先在花園兜了一圈﹐後然在泳池邊晒了一會太陽﹐阿秀來叫我去吃早餐。我走進客廳﹐看見餐桌上祇有一份早餐﹐而客廳內並沒有洛力的影子。

「他不吃早餐?」我問阿秀﹐「少爺呢?」

「他從來不吃早餐的。」她對我說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奇怪地問。

「他每天早上才回來﹐現在還在睡覺﹐怎會醒?」阿秀說。

「他每天早上才回來?」我吃了一驚:「我昨晚看見他開車出去﹐妳說他今天早上才回來?」

「是的﹐早上六七點﹐妳還沒有醒﹐」阿秀說:「他每天都是這樣的﹐要睡到下午才起來。」

「他到那兒去?」我驚奇地問。

「我不知道﹐我們做傭人的沒有權利去問﹐」阿秀告訴我﹐「反正他每天都是這個樣子。」

 

P16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聽了更加疑惑﹐他每天晚上出去幹什麼?我獨自吃了早餐又獨自吃了午餐﹐洛力都沒有在客廳內出現。

吃了午餐我在臥室裡看小說﹐聽見樓下傳來町町噹噹的結他聲﹐那聲音既不好聽又嘈耳﹐我扔下書走下樓去。

我在樓梯上已看見他坐在椅上俯頭彈結他﹐手上的是一具全紅的結他﹔他彈得很不純熟﹐彈來彈去都是同一個音符。

我走下樓梯﹐他抬起頭來﹐一下子看見了我。

「妳一定是來干涉我的結他聲了?」他抬一抬雙眉問我。

「你在彈什麼?」我不明白地問:「彈來彈去都是彈這個音符。」

「妳一定不喜歡這種聲音﹐」他對我說:「但是妳不能干涉﹐妳忘記那天租屋子的時候我曾聲明過?」

「我並沒有討厭﹐」我在他身邊坐下﹐看看他的手指問:「我不明白你在彈什麼﹐我甚至聽不出調子。」

「我剛在學彈﹐我首先得練熟手指。」他說:「妳討厭的話﹐可以在耳朵內塞上棉花。」

我笑一笑﹐問他﹐「你就是這樣消磨你的時間?」

「唔﹐」他點點頭﹐「日間的日子真難過。」

「晚上你就沒有這種感覺了?」我說。

 

P17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晚上我總出去﹐」他撥一下絃線﹐閉一閉眼﹐「噢 —— 我愛晚上﹐我是一個喜歡夜生活的人。」

「晚上你總到哪兒去?」我又問。

「這是秘密。」他笑笑問我﹐「怎樣?喜歡這兒?」

「喜歡。」我知道他有意改變話題﹐我就說:「我喜歡郊外﹐清靜而且有詩意﹐至少聽不到車子聲音。 」

「把屋子租給妳﹐可以說是一種幸運。」他突然說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這兒離市區太遠﹐許多人不會租這種房子﹐」他告訴我﹐「而且房租太貴﹐祇適宜渡假用。」

「租給我為什麼又會幸運呢?」我問。

「因為妳單身﹐不嫌貴﹐而且 —— 妳又很漂亮﹐」他注視我一眼﹐「我喜歡漂亮的東西﹔一切漂亮的東西﹐尤其是女孩子。」

「因此這就是你的幸運?」

「是的﹐至少有像妳這種鄰居是很令人開心的。」他彈了兩下結他﹐停下手﹐忽然說:「妳知道嗎﹐像我這樣的男孩子是很難受女孩子歡迎的。」

「為什麼會這樣說?」我奇詫地問。

「我老是穿牛仔褲﹐又穿舊猄皮夾克﹐女孩子說我衣冠不整﹐我恨穿西裝﹐尤其恨打領帶﹐」他用手在頸旁一拉﹐「緊束在這兒像上吊。」

 

P17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笑了起來﹐他又說:「我又生了副孩子瞼﹐女孩子喜歡成熟一點的人﹐是不是﹖」

我想一想說:「那也不一定是。」

「她們以為我穿得隨便﹐其實我很乾凈﹐」他指指白己﹐「我每天洗一次澡﹐熱天洗兩次!」

我喜歡他說話時的神態﹐那完全像孩子。我覺得他很可親﹐一開始講話便滔滔不絕。

「為什麼你要學結他?」我問他。

「想到樂隊去當結他手﹐」他說﹕「我羨慕他們。」

「這就是你將來的職業?」

「我很笨﹐學來學去學不會﹐」他說:「我的結他教師在市區﹐我每星期進市區兩次﹐其餘的就自己瞎摸。我住在這兒﹐他不肯來﹐非要我自己趕出去﹐每次學一小時﹐路上開車便要一兩小時﹐討厭 ﹗」

「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一個人住在郊區﹐」我想一想說:「照理你應該在市區找一間屋子。」

「這是我爸爸的房子﹐住在這兒不要錢﹐」他告訴我﹐「在市區租房子就要付房租﹐付房租的錢我寧願要來花。」

「為什麼你老是說花錢?」我覺得奇怪﹐「你上次說我交給你的房租要來花﹐而現在又來說把租市區房子的錢省下來花—— 你有許多要花錢的地方?」

「唔﹐」他點頭看我一眼﹐忽然笑著問我﹐「妳進過當舖*沒有?」


本週上傳 (159頁 - 174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當 舖

 

P17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什麼?」我叫起來﹐「當舖?進當舖幹什麼?」

「我相信妳一定沒有去過﹐」她指一指我﹐「但是 —— 我常常去。」

「常常去?」我不置信地問:「去當東西*?」

「自然﹐」他坦率地告訴我﹐「因為錢不夠花﹐所以當東西。」

「你 —— 爸爸沒有錢支給你的?」我好奇地問他。

「有﹐而且很多﹐」他攤一攤﹐等了一會﹐他又說:「不過我不夠用﹐所以有時候我去當東西。」

「你的錢都花到什麼地方去了?」我叫起來。

「不講給妳聽。」他咬一咬唇。

我在他臉上掃一眼﹐對他說:「我有一個朋友﹐很有錢﹐他也花錢﹐不過他的錢都花在舞女身上。」

「舞女?」他呆一呆﹐忽然大笑起來﹐「妳以為我把錢用在舞女身上?哈哈!」

他劇笑起來﹐我呆著。

「自然﹐」我說:「我不相信你會那麼壞。」

「那妳又錯了﹐」他搖搖頭﹐繼續去彈他的結他。

「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」

「我花錢的地方比找舞女更壞。」他看我一眼﹐「所以我說妳錯了。」

 

本週上傳 (159頁 - 174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懸掛在街上經典的當鋪招牌



本週上傳 (159頁 - 174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典當東西時的交易票據 --- 當票

   

P17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啊 ……?」我不明白他所指的是什麼﹐我祗覺得無比地驚奇。

他真的像他說的那麼壞?那似乎是不能置信的!

我沒有再追問他一些什麼﹐因為他說那是他的秘密。晚上我睡在床上寫日記的時候﹐我又聽見他的汽車聲向園外馳去。

他到什麼地方去?他為什麼每晚半夜出去清晨才回?他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?我不明白﹐我一點也不明白﹐但是我會找出答案﹐而且我相信很快便會知道一切!

 

蒙妮坦日記第一部完

 

P17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蒙妮坦日記第二部


蒙妮坦日記之二

 

X 月 X 日

我完全不明白洛力﹐昨晚他又獨自駕車出去﹐女傭阿秀說他又是今晨才回。他半夜三更到什麼地方去?他住在那麼遠的郊外﹐難道他每晚馳車進市區?

我更不明白他為什麼一個人要花費那許多錢﹐照理他應該很富有﹐他的錢花費在什麼地方?我決定對他偵查一下。

下午﹐他又叮叮噹噹的在學結他﹐我又走下樓去。他抬頭看見我在樓梯下來﹐開始笑了。

「又來干涉我的琴聲了?蒙妮坦?」

「不﹐我正想到花園去看看。」我說

「天冷了﹐花園沒有以前那樣美﹐」

他將結他放下﹐在椅上跳起來說:「讓我陪妳一起出去走走。」

我與他走出屋子﹐沿著那已放乾了水的泳池散步﹐他邊走邊牢看著我。

「看著我幹什麼?」我轉頭問他。

「妳確實妳的年紀比我大?」他懷疑地問。

 

P17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可以做你的姊姊﹐要看身份証才相信?。」我問他。

「妳應該比我小﹐」他摸不著頭腦地說:「女朋友應該比男的小。」

「什麼?——」我忽然呆住。

「哦 ——」他搓一搓鼻尖﹐突然笑起來﹐「那是我自己對自己說的話。」

我覺得他很奇怪﹐我喜歡他笑的時候﹐他笑著搓鼻尖的時候另有一種美感﹐也許那應該叫做「半成熟美」。

「戀愛過沒有?」他走兩步﹐回頭看看我問。

「唔。」我點點頭。

「很光采﹐是不是?」

「太悲哀﹐」我回答。這令我想起了范尼與過往的日子﹐我淡淡的一笑。

「為什麼戀愛令妳悲哀?」他奇怪地問。

「為什麼要問?」我反問。

「我沒有戀愛過﹐」他說:「我很想知道。」

「那麼最好別接近愛情﹐」我跟他說:「接近它﹐等於將火放在自己的手上。」

「我不相信會那麼厲害。」

「那要看你對愛情的態度。」我說。

「妳看來對愛情很有研究。」他對我說。

 

P17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這由於我被愛情傷得太多。」我望著遠處說。

他在泳池邊的一張日光椅上坐下﹐我坐在他對面。他在草地上拔下一根草﹐含在嘴唇上玩弄著。

「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?」他看看我﹐問我。

「自然。」我點點頭。

「為什麼要搬到這兒來?蒙妮坦?」他想一想﹐終於問。

「我必須回答這個問題?」我抬起眼睛。

「自然不是必須﹐」他說:「但我很想知道。」

「好的﹐」我笑一笑﹐「我回答你﹐但我們交換一個問題怎麼樣?我也有一個問題想問你。」

「妳想問什麼?」他有一點詫異。

「你每天深夜出去﹐清晨回來﹐你到那兒去?」我問。

他有一會失神﹐然後﹐他笑著說:「我收回我剛才向妳詢問的問題。」

「那就是說不願回答我的問題﹐是嗎?」

「唔。」他點點頭﹐將唇邊的草向前一扔。

「好吧﹐生意做不成了﹐來﹐」我站起來﹐「帶我到那邊去看看。」

他坐在椅子上不動﹐我走兩步﹐回過頭﹐看見他坐在椅上向我伸著手。

「來﹐拉我起來。」他伸手對我說。

「你以為是什麼?是孩子?」我走過去問他。

 

P17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「妳是我姊姊﹐那麼拉我起來。」他扮個鬼臉笑著說。

我伸手去拉他的手﹐他死賴在椅子上﹐我使勁一拉﹐他突然向前一撞﹐他衝向我的身前﹐撲在我的身上。

我驚叫一聲﹐他的雙臂圍繞著我﹐他的唇貼在我臉上。

「喂!你幹什麼?」我尖叫起來。

「沒有什麼﹐」他將臉貼正著我﹐「祇是乘機抱一抱妳。」

「別無賴﹐」我叫著﹐「把手拿開。」

他並沒有將手移開﹐相反地﹐他俯下臉來。

「弟弟抱一抱姊姊不應該?」他嬉皮笑臉地說。

「去你的!」我罵著﹐使盡力向他一推﹐他料不到這一下﹐整個人跌在草地上。我嚇了一跳﹐他卻格格大笑。

我喜歡他那種毫無拘束的笑聲﹐那看來像一個孩子﹐可惜母親祇生下了我﹐不然有一個弟弟將更會快樂。

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線索﹐然而我可以確定﹐他每天晚上去的地方一定不會是好地方。

晚上他果然又出去﹐我在露台上叫住他。

「洛力!等一等!」我對他嚷叫:「我立即就下來!」

他坐在車內抬頭看著我﹐我披上外衣立即奔下樓去。我奔出花園﹐拉開他的車門﹐一聲不晌的坐進他的車子。

 

P17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妳做什麼?」他立即問。

「帶我出去兜一個圈﹐怎麼樣?」我問他。

「兜到那兒去?」他瞥我一眼﹐似乎有點不滿。

「隨便什麼地方﹐在家內悶死了。」我故意對他說:「你熟悉這兒﹐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沒有?」

「沒有。」他淡淡地說。

「那麼 —— 隨便開我到什麼地方去﹐」我說:「你不是出去嗎?那地方我能不能去?」

「不。」他立即說:「蒙妮坦﹐我今天晚上沒有空﹐明天怎樣?」

「明天晚上?」我反問。

「明天下午。」

「為什麼不在晚上?」

他望一望車前﹐無奈地吐出一口氣﹐然後他認真地說:「別問那麼多好不好?我知道妳老是想知道我的事情﹐但是老實告訴妳﹐我永遠不會對妳說。好了 —— 別用計巧了﹐我不會受騙的﹐我不來管妳的事﹐妳也別來管我的事!下車吧!」

「你 ……」

我倏時間無話可說﹐我看他一眼﹐氣憤憤地開了車門跳下車子。我急奔上樓﹐砰地將門關上﹐然後坐在床上生氣。

 

P17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誰敢對我那樣沒有禮貌?從來沒有人敢!想不到今天被那個小鬼這樣對待我!

好﹐我非給他一點顏色看﹐他越怕我知道他的秘密﹐我越要知道!

好奇心驅使著我﹐我非去知道一切不可。我有我自己的方法﹐而且﹐蒙妮坦要實行的一切﹐非成功不可!

 

X 月 X 日

一早我拿了一枝筆和一張紙溜下樓去﹐那時洛力還沒有起來。我走出花園﹐然後走向他停車的車房。

他那車房的門是緊掩著的﹐我像做賊似地推了半天仍不能把門推開﹐我心急如焚﹐忽然發現牆邊的電鈕﹐我按一下﹐車房的鐵門自動向上昇起﹐他的車子停在裡面。

我匆匆走進車房﹐首先看他的「咪表」﹐我將表上的數字用筆記下﹐然後我在他車內搜索。

車子內什麼都沒有﹐但是當我拉開那放雜物的小櫃的時候﹐我驀地發現裏面有一張紙。我取起它看一遍﹐上面全是數目字﹐一行一行的﹐數目一行比一行還大﹐我看來看去看不明白﹐祇能將它放回原處﹐然後悄悄溜出車房。

回到房中﹐我看了那汽車的「咪表」數字一眼﹐然後滿意地將它放好 —— 現在我祗要等到明天﹐至少我可以知道他每天晚上將車子開了多少路﹐至少我也可以有一個線索。

下午我正在房中寫信給安妮﹐誰知道有人在拍我的房門﹐我急忙把信藏好﹐門已經開了。

「自然﹐妳會想到是我。」

 

P18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本週上傳 (175頁 - 192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P18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洛力邊說邊走進房來﹐他關上門﹐雙手交叉著靠在門邊說。

「怎麼會想到跑上來找我?」我站起身來問。

「因為妳今天沒有下樓﹐所以我上來了。」他將叉著的手放開﹐從肘下取出一隻蘋果﹐咬了一口﹐他說:「我還記得昨天答應過妳去兜風的。」

我一想不對﹐如果他拖了我去馳車兜風﹐他的汽車行程表一定失了預算﹐我立即說:「現在我不想去了。」

他聳一聳肩。「算是生我的氣?」

「不。」我搖搖頭。

「那我自己去兜風。」他轉身說。

「曖 —— 不﹐」我立時一怔﹐急拖住他說:「怎麼你今天不練結他了?」

「我想在日間出去開開車子﹐」他說:「怎麼?忽然妳又不討厭我的琴聲了?」

「小孩子別偷懶﹐」我拉著他的手下樓說:「來﹐你乖乖的練結他﹐我看著你。」

孩子還是孩子﹐我騙他兩句﹐他乖乖的半躺在椅上練結他。我坐在地毯上看著他﹐他彈來彈去﹐仍然彈著那同一個音符。

「怎麼攪的?」我奇怪地問:「什麼地方是中央 C?」

「中央 C ——?」他楞然地看著我﹐搖搖頭﹐「我怎麼知道﹐這又不是鋼琴。」

「但是至少你得摸清楚各種音符。」我說。

 

P18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彈給妳看﹐」他將身俯前來說:「妳看住﹐CDEFGAB ……」

他順次彈著各種音符﹐漸漸將身子向我傾來﹐我一點點後退﹐他卻一點點向前移近。

「看﹐CDEFGAB﹐CDEFG ……」他邊彈邊唸﹐終於他的臉與我的臉祗剩下一線之差﹐我們彼此都呆著。

我發覺自己已倒在地毯上﹐剎那間他的琴聲戛止了﹐我抬起眼﹐看見他很接近很接近的臉。那副臉充滿著孩子的清純﹐他是漂亮的﹐我必須承認這一點。

「蒙妮坦 …… 蒙妮 ……」他喘息起來﹐他的手一鬆﹐結他跌在地下。

結他發出一陣極大的聲音﹐我驟然像從夢中驚醒 —— 他還是一個孩子!我掙扎著坐起身來。

「洛力﹐」我將他推開了﹐「你的結他跌在地上了。」

「蒙妮坦 ——」他想說什麼﹐我立即將結他交給他﹐我把他按在原來的椅子上。

「用心練﹐洛力﹐」我笑一笑﹐「你不是說過做什麼事都落力的嗎?」

他的眼睛停留在我的臉上﹐我有一剎那的失神。那神色是令人迷惑的﹐它含著的是剛成熟的青春美﹐如果他比我大上幾年﹐我會難以抗拒然而他比我小﹐他還是個孩子。

我走出花園﹐在身後我又聽見他町叮噹噹的彈結他聲音。我笑一笑 —— 至少他這個人並不難攪。

晚上我從露台上看見他的車子在黑暗中馳去﹐我暗自微笑著﹐他終於中計了。

 

X 月 X 日

早上﹐我拿著昨天那張紙到他的車房去﹐我仔細看了他車子內的計程表一遍﹐驀地﹐我意外地怔住了。那計程表只行了三咪!

 

P18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三咪﹗那是不可能的﹗三咪路絕對不能走得多遠﹐計算來回的話﹐我可以確定他到的地方一定在離別墅一咪半之內。

一咪半之內有些什麼地方?我開始感到懷疑﹐洛力並非每天晚上都進市區﹐那麼﹐他到郊外什麼地方去?

我又打開了他車內那個放雜物的小櫃﹐我又找到那張紙﹐我看它一遍﹐上面還是那些數目字﹐我仍然不明白它的用意。


本週上傳 (175頁 - 192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P18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研究了一會﹐我將那張紙放回原處﹐正轉身﹐我突然看見車房門口站了一個人影﹐我縮進一口氣﹐全身僵直了 —— 洛力雙手插在褲袋內﹐斜著眼睛怔看著我。

「哦 —— 洛力 ……」我的聲音突然叫不出來﹐渾身一陣冰冷。

「在這兒幹什麼?」他注視著我問。

「我喜歡你的車﹐所以我進來看看﹐」我僵硬地一笑﹐「—— 你起得這樣早?」

「看我的車子要看兩天?」他淡淡地一笑。

「什麼 —— 你 ……」

「我昨天已經知道你來過﹐妳不知道當妳開車房門的聲音有多大?」他指一指車房外面、「—— 而我臥室的窗口正對著車房﹐昨天我看見妳進來﹐今天已是第二次了。」

「我 —— 我喜歡多看幾次﹐相信不算犯法﹐是不是?」我笑一笑。

「別想做偵探﹐蒙妮坦﹐」他歪一歪嘴﹐「妳在這兒查不出什麼的。」

他說著轉過身去﹐他走到車房外面﹐一忽兒又再進來﹐我看見他手中捧著一具用油紙包裹的東西。他將那包東西放進車裡﹐然後開了車門坐進車子。

「我要出去了。」他對我說。

「上哪兒?」我問。

「運毒品。」他譏刺地說。

「好吧﹐我就要看看你的毒品。」我出其不意地竄上去﹐一下子拉開那張油紙。洛力想撲上來﹐可是已經遲了。

 

P18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令我意外的﹐油紙內的是一座小型的枱鐘﹐古老而精緻的款式﹐我看一看洛力﹐意外地呆住了。

他想說些什麼﹐可是後來他又無奈地聳一聳肩。

「是瑞士的古董﹐價值二千塊。」他告訴我。

「搬它到什麼地方去?」我詫異地問。

「去轉讓給別人﹐」他說:「我的一個朋友需要它。」

「你確實 ——」我停一停﹐看他的表情一眼問:「你確實這是自己的東西?」

「我父親的﹐也就是我的。」他笑著﹐「我暫時借去用一用﹐他回來的時候我已經物歸原主了 —— 我會在他回家前幾天弄回來。」

「又是拿去換錢﹐是不是?洛力?」

他抬起頭來﹐沉下笑容﹐很緩慢地說:「蒙妮坦﹐妳祇是我的房客﹐我祇把房子租給妳﹐但是我不希望妳來管我的私人事件﹐而且 —— 妳也根本沒有權利過問!」

他氣忿地說完﹐一扭車匙﹐很快的將車子開出車房去﹐祇留下一陣車後的黑煙。

我氣憤憤地留在車房內﹐我叉一叉手﹐他越不讓我知道﹐我偏要去知道!

晚上我獨自在房中搜出地圖來﹐我找到別墅的位置﹐我看看周圍的形勢﹐我始終沒有發現可疑的地方﹐我真奇怪﹐到底每天晚上他出去幹什麼?我非要查出來不可!非查出來不可!

今晚窗外的風很大﹐天空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﹐我坐在窗畔﹐望著遠處的黑夜﹐我開始回憶以往的一切。

范尼現在在那兒?仍在酒吧中調酒?他有沒有想念過我?或者我在他心上根本沒有一點點影子?

愛情為什麼會傷人呢?我真的不很明白。

 

P18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X 月 X 日

他又是今天早上回來。

晝和夜對他像是顛倒的﹐晚上別人睡覺他出去﹐早上別人起來他睡覺。

他是幹什麼的?我真越來越奇怪。吃了早餐﹐我看看日曆﹐原來是禮拜。我想起安妮今早一定會在家﹐於是打電話給她﹐接電話的果然是她﹐我立即說:

「安妮﹐聽我說﹐妳立即到我這兒來。」

「嘩! ——」她吃一驚﹐叫起來﹐「到妳這兒?那得了?那麼遠﹐又要費「的士*錢!」

「車錢算我的﹐」我對電話叫﹐「來﹐妳現在立即來﹐下午就到了。」

「不行﹐」她在聽筒內高聲嚷著﹐「我已經約好了歐理德﹐他說請我去看戲。」

「推掉他!推掉他!」我急急說:「安妮﹐跟妳這樣好的老朋友﹐叫妳來一次也不肯?」

「哎﹐妳這人!」安妮想一想﹐立即問:「曖﹐可不可以叫歐理德一起來﹐妳看怎麼樣?」

「不﹐不﹐」我立即說:「下次再請他﹐今天不行﹗」

「妳在搞什麼鬼?這樣需要我?」她狐疑著。

「別多問﹐叫妳做私家偵探﹐」我低聲說:「現在不多講﹐來了再說!快來!」

 

本週上傳 (175頁 - 192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六十年代的香港的士

 

P18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不等她再說話就扔下聽筒﹐我想一想﹐笑一笑﹐我知道她的脾性﹐她一定立即會來來。

果然﹐才吃了午飯﹐她已經到了﹐我在花園的露天酒吧旁邊招待她。

「妳呀﹐」她一見就罵﹐「真的想拆散鴛鴦? —— 歐理德戲票也買了﹐他不生氣才怪。」

「不會的﹐明天他一定會打電話給妳﹐別太把男朋友放在心上。」我拍一拍她的手﹐立即說:「安妮﹐妳一向聰明﹐妳替我研究研究﹐他每天晚上到底上哪兒?」

「妳在說什麼?蒙妮坦?」她叫了起來﹐「誰是他?」

「洛力﹐」我指一指屋子﹐「他還在睡覺﹐每天晚上出去﹐早上回來﹐不肯透露他去的地方﹐你說他每晚出去幹什麼?」

「那容易﹐他是吸血殭屍﹐」安妮抬一抬眉﹐「祗有吸血殭屍是這樣。」

「別胡鬧!」我瞪她一眼。

「噢﹐知道了﹐」她拍一下手﹐「一定他暗地有一個女朋友﹐每天晚上溜出去跟地幽會了。」

「不會的﹐」我搖搖頭﹐「這兒又沒人管他﹐他人可每晚把女朋友帶回來﹐何必每晚開車子出去?。」

「唔﹐」安妮思索一會﹐忽然問:「妳看他會不會每天晚上到市區去鬼混?」

「也不會﹐」我立即說:「他的車子開得不遠﹐怎會到市區去?」

「妳怎麼知道?」

「我看過他的咪錶﹐」我說:「他每晚去的地方一定在附近。」

 

P18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本週上傳 (175頁 - 192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P18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唔 ——」安妮的眼珠一轉﹐「這兒附近有一個墳場﹐那兒全是死屍﹐他一定是 ……」

「別嚇我!安妮!」我尖聲叫起來﹐打了一個冷顫。

「好吧﹐」她站起來﹐思索一下﹐又問我﹐「妳為什麼一定要查他的行縱?蒙妮坦?」

「為了好奇。」

「一定不祇這些﹐」她瞥我一眼﹐「還是快點講出來。」

「好吧﹐」我點點頭﹐「告訴妳﹐那天我查他的汽車﹐他知道了﹐罵我一頓﹐叫我少管閒事﹐而且他說我越要知道﹐他就偏偏不說 —— 但是妳知道﹐安妮﹐他越不說﹐我就越要知道。」

「所以妳跟他鬥法了?」她看我一眼

「唔﹐」我點點頭﹐「我一定會用自己的方法去查出來﹐讓他看看我的厲害!」

「那倒很有趣﹐」她咬一咬指甲﹐「那麼妳想怎麼辦?」

「很簡單﹐弄一架車子 —— 跟踨!」我將手指一搭﹐發出「答」的一聲。

「妳那來車子?」

「叫一輛的士!」我笑一笑﹐「他明知我不會開車﹐絕對不會懷疑我在跟踨他﹐妳說是不是?」

她點點頭。「那麼什麼時候去跟踨他?」

「今晚。」我指一指她的胸口﹐「要妳做我的助手!」

「我?」她高叫起來﹐「見妳的鬼!我明早還要上課﹐難道妳不知道?」

「我都想好了。」我拍一拍她的臉﹐「妳今晚在這兒住﹐明天請假別上學﹐我替妳寫請假單﹐還有打電話去通知妳媽媽!」

 

P19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怎麼行? ……」

「別行與不行的﹐」我閉住她的嘴說:「妳立了功﹐我就請妳和歐理德吃大餐!」

安妮給我說了兩句﹐果然乖乖的聽我的話﹐做我的助手。剛商量好一切﹐看見洛力披著一件外套走出花園來﹐他看見安妮﹐很快的走向泳池﹐向我們打招呼。

「嗨﹐安妮﹐」他在日光椅上坐下﹐伸了一伸腿﹐「想不到妳會來﹐來陪蒙妮坦?」

「唔。」安妮點點頭。

「蒙妮坦在這兒一點也不寂寞﹐」他用手遮一遮臉上的太陽﹐告訴安妮﹐「因為她有我作陪。」

我奇怪他會這樣說﹐安妮看看我﹐向我伸一伸舌頭。

「你可從來沒有陪過我﹐洛力。」我說。

「我想陪妳﹐那次我不是叫妳去開車兜風?但是 ——」他想一想﹐看看安妮﹐又看看我﹐突然說:「曖﹐我們現在去兜風﹐今天有太陽!」

我望望安妮﹐安妮拍手跳了起來。洛力將他的汽車從車房開出來﹐又帶了他的照相機。我與安妮坐進車子﹐他一手扯住我﹐要我坐在駕駛座的旁邊。車子沿著湖邊開出去﹐洛力一手駛車﹐另一手搭在我的肩上。我不喜歡他這樣子﹐但是這令我想起法蘭基﹐也令我想起范尼。

我忽然很想念他們﹐法蘭基的傷勢怎樣了?范尼仍在酒吧中調酒?

 

P19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看這間屋子!多大!」安妮在後座突然尖叫起來。

我望出車窗去﹐公路旁是一條斜路﹐斜路頂端是一座大得驚人的古老屋子﹐很華麗﹐牆上全是攀籐植物。那屋子是法國型式的﹐起碼有二三十年的年齡。

「這是什麼別墅?洛力?」我問洛力﹐「怎麼樣子那樣古老?」

「這是附近最華麗的屋子了。」洛力看一眼告訴我。

「停一停車﹐洛力﹐」安妮嚷著說:「讓我們到屋子前去拍一張照。」

「不!」他突然說。

「為什麼不?」我奇詫地問。

「那邊 ……」洛力指一指前面﹐「前面有更好的風景。」

他並沒有把車子停下﹐相反地﹐他一踏油門﹐車像箭一樣地向前直衝。

我回頭看那屋子一眼﹐安妮忽然跟我打了一個眼色。我楞一楞﹐突地發覺洛力的神態可疑﹐我同時又聯想到他車子上的「行程表」﹐我立即回頭再看那屋子一眼。

那難道是洛力每晚來的地方?那真的就是?

我轉頭注視安妮一眼﹐她向我笑一笑。我忽然覺得自己像做起間諜來了﹐我心中暗暗好笑。

 

P19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标签: 默认分类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蒙妮坦日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