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妮坦日記

名作家依達這本在六十年代風靡香港的小說﹐ 創報章連載先河和一度拍成電影的流行作品﹐ 在今天竟然消失得如此徹底。 在號外創辦人作家鄧小宇的努力下﹐ 加上依達和這本小說的插圖名畫家董培新先生慷慨應允﹐ 蒙妮坦的日記終於可以重現了。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472頁 - 50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


X 月 X 日

又是禮拜一,照常地上班,今天領了薪水,剛好替馬小姐買禮物。

我和施明都沒有回家吃飯,我們在外面的餐廳中吃了一頓午飯,我和他抽空到公司去買東西。

我們逛了很久,仍然不能決定該買什麼,結果還是他出的主意,買了一套咖啡杯。我寫下地址,讓公司派人送到馬小姐的新居去。

然後我坐車回家,施明回學院。晚上施明託人代上他的繪畫班,一早便回來洗澡。我把一件以前做下的晚禮服穿上,好好的把頭髮梳上,然後化了粧。施明看了我很久,從他的眼光中,我知道他心中在說我美麗。

他從來沒有讚過我美麗,這是我喜歡他的地方。

馬小姐的結婚宴擺在一間酒樓,我們一踏進酒樓,整間廳佈置的大紅大紫,我覺得意外,馬小姐竟採用中國式的婚禮。

四周都塞滿了人,我與施明進門,立即有中國樂隊奏樂,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,覺得很驚異。

「簽名,簽名。」以為家長在枱子前說,我和施明在紅緞上簽名字,新郎出來迎接我們。

「我們有一面之緣,蒙妮坦,」新郎說:「這位一定是施明先生,是嗎?」

我的確與新郎有一面之緣,那次他到圖書室來呆等馬小姐下班,我還以為他發神經哩!

「新娘子呢?新娘子?」我問他。

「在裏廳,」新郎說。

「我要去看她。」我拖着施明說。

他帶着我和施明穿過人群,走到裡廳,那兒有一個屏風併格出來的房間,新娘坐在裏面,還有一個中年婦人作陪。

我簡直認不出馬小姐來,她身上一身金銀,那套禮服閃閃發亮*,她的頭上戴了金釵,頸前是一大塊金牌,最好笑的是她十隻手指戴滿了各式各樣不同的戒子。

 

本週上傳 (472頁 - 489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 閃閃發亮的中式新娘禮服

 

 

47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喝茶,喝茶!」那中年婦人斟上兩杯茶,我與施明取了。

「你們應該封紅包的。」那中年婦人說。

我與施明呆了,我們料不到有這一着,那兒有紅包?

「算了,算了,」馬小姐笑了,「你們看,我動都動不來了,這衣服不把我壓死才怪!」

我坐到她身旁去細細打量她,那些首飾全是足金,黃澄澄的好不俗氣。

「你怎麼採用這種中國儀式的?」我奇怪地問道。

「有什麼辦法?」她聳聳肩,「李先生家人都是採用這種儀式的,我嫁過去,就是他家的人,怎能破例呢?看這衣服好討厭!」

我第一次看見這樣西化的中國新娘,別人新娘子總是含羞答答的,不敢說話,那有馬小姐那麼大叫大吵的。

「你看這些東西!」她伸出手指,十隻手指上的指環都在閃光*

「為什麼你把十隻手指都戴滿戒指?」我看得呆了。

「那些親人來看新娘,」她無奈的說:「你送一隻,他送一隻,都要我戴上才高興,我哪來那許多手指!」

我從來不知道這種儀式,看呆了。這時又有人來看新娘,我和施明走出了裏廳。

我們走到廳外,真是人山人海,誰也顧不到誰。有的人在打牌,有的人在閒談,我和施明誰都不認識,於是在客廳內呆坐。

 

本週上傳 (472頁 - 489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十隻手指上的指環都閃閃發亮

 

47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不久牌局散了,於是開枱吃飯,廳內開了許多桌,我和施明坐在角落裏。吃的菜也是中國菜,魚翅、海參,我坐在那兒還好有施明作伴,不然我真會立即就走。

不久,新娘出來斟酒,那中年婦人扶着她,每枱輪流着去斟酒,後面還跟着一個孩子,拖着盤子,客人把紅封都扔在盤內。

「死了!又要紅包!」我和施明叫起來。

「沒有結婚的,用不着!」我身旁的客人說。

我和施明鬆了一口氣,新娘已走到桌邊。

「新抱酒!新抱酒!」那中年婦人在叫着,我一點不明白她在叫什麼。

大家都起來與新娘子敬酒,紅包紛紛扔進盤子內去。我望着馬小姐,她一面敬酒,一面暗暗的向我擠一擠眼。

我和施明都被她逗得笑了。敬了酒,新娘子又回到裏廳去,連吃也沒得吃。

我們吃了飯,新娘又要在門口送客,我走過馬小姐身邊,她跟我拉手。

「再見,李太太。」我這樣稱呼她。

她笑了,笑得那樣地滿足,走出酒樓,我吐出一口氣。

「怎麼?」施明問我,「你不喜歡這個宴會?」

「不,不,」我猛搖着頭,「如果我結婚,我無論如何不會採用中國式。」

「為什麼?」他問我。

 

47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看,馬小姐,」我解釋着,「穿成那樣重的衣服,戴滿首飾,還要拉東拉西的去敬酒,別人吃飯,她得躲在裏邊,這不是虐待?做新娘該死享受,她這樣不是在受苦嗎?」

我滔滔地發着議論,他無聲地看着我很久沒有說話。

「你怎麼了?」我後來問:「你認為不對嗎?」

「你很可愛,」他突然輕聲說:「尤其當你大發議論的時候。」

「為什麼?」我莫名地問。

「這表示你有主意,」他點點頭,「我喜歡有主意的人。」

——這就是第一次他對我說我可愛,他從來不表示些什麼,他從來不說他愛我,但是我感到滿足,我知道祗要我跟他在一起,我便得到了幸福。

生命對我是光采的,現在我更有我的信心去創造我的前程了。

 

X 月 X 日

安妮下午獨自來找我,我正吃了飯在廚房幫秀姑洗碟子,施明則到學院去上課。

她拿了一隻很大的手提袋,一進廚房她就嚷:「幫我去買東西!幫我買東西!」

「買什麼東西?」我看着她的手提袋問。

「什麼都要買,下星期就結婚了,現在樣樣都沒搞好。」她在廚房裏的椅子上一坐,滿臉都是得意的神色。

我真感到突然,時間過得那樣快,一剎那間,安妮的婚期又來了。

 

47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真大意,」我拍一拍腦袋,「昨天我才參加馬小姐的婚禮,現在又要參加你的!」

「別忘記,要送一份大禮,」她白我一眼,笑盈盈地在手提袋中摸出兩張請帖。「嗱,帖子在這裏,本來不該給你們,反正你和施明是伴娘和伴郎,都算是自己人。」

我接過一看,行禮在大堂,吃飯也在那兒的餐廳。我仔細看一看,請吃的飯是午餐。

「怎麼你們在下午宴客?」我奇怪地問:「不是在晚上?」

「告訴你,不過不要告訴別人。」安妮悄悄對我說:「歐理德與我早上在大會堂行禮,中午吃飯,,晚上我和他搭飛機往日本。」

「到日本去渡蜜月?」我叫起來。

她點點頭。「別人都不知道,我不想要他們鬧到 機場*來,所以誰都沒有說。」

「噢——?」我疑惑地問她,「怎麼連我也不告訴?」

「本來是沒有這個計劃的,」安妮說,「最近歐理德才告訴我,我真是又驚又喜,原來那些錢是他儲蓄着的。」

「那麼去多久?」我立即問。

「本來想去兩星期,不過後來我改作一星期。」安妮告訴我,你知道,東京什麼都貴,住酒店真不化算,所以我說還是省些錢回來好。

「真會做主婦!」我笑罵着。

「去,去,去,別多講。」她說:「今天很多東西要買,準把你累死!」

 

本週上傳 (472頁 - 489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60年代香港啓德機場

 

47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被她半拉半推的出廚房,換了一件襯衫和穿了一條紅長褲出門便走。

我和她坐車到尖沙咀,她拉我走進「興*」。我們由地下直買到頂層,計算起來有:咖啡茶杯一套,廚房用具一套,浴巾兩條,面巾兩條,拖鞋兩對,刀叉一套,睡衣一襲(粉紅透明的),椅墊個,枕頭兩個,被褥兩個,被褥一套,床頭燈一盞,小地毯一條……

安妮把她的手提袋裝得滿滿,另一手還托着三大包,我的手上抓了五六包,兩個人走在路上看不見前面。

「為什麼不叫他們送去?」我問。

「我要樣樣動手,我現在是主婦了,」她老氣橫秋地說:「難道連買東西也不會?」

「這就了我!」我埋怨着。

「別發牢騷,」她抬一抬頭,「將來你也要做主婦的,現在學學!」「樣樣都要找我來幫,下次接生也找我!」我大笑著說。

「去你的!」她罵着,「來,我帶你去看看好東西!」

我們走出公司,她叫了一輛「的士」,她叫司機開到太子道。

「到太子去幹嗎?」我問。

「你不想看我和歐理德的新居嗎?」她反問。

「連房子也找好了?」我驚奇地問。

「歷史第一個參觀我房子的人,」她聲明說:「先告訴你,不准笑,房子裏什麼都沒有!傢俬要逐點的買,一下子我捨不得花錢。」

 

本週上傳 (472頁 - 489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60年代尖沙咀瑞興百貨公司

 

47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們跳出車子,那是一幢新築起來的洋房,很清靜。我們登了電梯,她取出鑰匙。

「房子很小,不過我們會好好的佈置。」她打開門說。

那個客廳不很大,但是對着路面,望得見下面的綠蔭,光線非常的好,客廳內空空如也,梳發也沒有一張。

安妮和我把東西都放在地下,她開了臥室的門。

「來看我們的睡房。」她走進房去叫着。

 

本週上傳 (472頁 - 489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 

47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走進房間,原來臥室已經佈置好了,有一張很漂亮的雙人床,有衣櫥,也有梳粧枱。

「好哇!多自私,」我叫着,「房間先弄好,那麼客人來要別人坐地下?」

「所以我暫時不讓別人到這兒來,一切等我們從日本回來再說。」她在床上坐下,舒一舒腿說:「告訴你,蒙妮坦,結婚真不容易,要費好多錢!所以我勸你好好的省錢,將來結婚也可以幫幫丈夫負擔一點。」

「別來教訓我,」我說:「誰想結婚?」

「嘿,不要嘴硬,看你!」她想一想,忽然認真地問:「噯,施明有沒有說愛你?」

「沒有,」我搖搖頭,「為什麼會問?」

「這真奇怪,」安妮皺眉頭,「我看得出他很愛你。他是應該告訴你他愛你的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她睜一睜眼。「哎,你總不能與他做一世的朋友啊!」

我思索着,她拉着我的手。「蒙妮坦,我們從小就做同學,經過一個課室,坐過一個座位。現在你看,我要做人家的太太了,你却還是這個樣子,你不認為走得太慢了嗎?」

「怎麼?」我問:「又來勸我結婚了?」

「不,不,」安妮誠意地說:「我倒不是勸你結婚,不過我想告訴你,一個人的一生中是不容易遇見喜歡自己也喜歡的人的,是嗎?」

我傾聽着,她繼續說:「所以如果你遇到這樣一個人,你假如疑惑一下或遲疑一下,那麼就錯過了。蒙妮坦,這不是錯過一兩年,這會錯過一生的!」

 

47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看著安妮,我想她的話有她的道理,於是我不自主地點點頭。

「嗱,」她攤攤手,像教書先生似地向我解釋,「你的男朋友我都認識,像那個時候,法蘭基喜歡你,你又不喜歡他;你喜歡范尼,他又太自卑。還有那個洛力,你祗當他是弟弟,你說,遇見一個能和自己相處的人是不是很難?」

「是的。」我同意地說。

「那天到你那兒去,」安妮回想着,「下棋時我看見施明望着你的目光,彈琴時我看見你傾聽時的表情,我知道你終於遇到了你應該遇到的人了。」

我牢牢地看著安妮,她知道得我太多,她簡直把我心裏的事情都唸出來。她太明暸我了,這令我很安慰。

「但是蒙妮坦,我坦白地告訴你,」她經驗老到地說:「朋友與情人是有界限的,最好的朋友和情人祗有一線之差,這常常令人誤解,你知道嗎?」

「為什麼你會這樣說?」我問她。

「有時候當一個人遇到另一個人,她以為他對她的是愛,但是那只是友誼;最好的友誼與愛情是接近的,但是中間是有差別的,」安妮說:「你明白嗎?蒙妮坦?」

「你這樣說——」我呆了。

是的,我忽然間問起自己來:他對我的是愛嗎?還是普通的友誼?

 

48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他從來沒有像情人一樣地說他愛我;他從來沒有像情人一樣地吻我——但是他對我那樣地關切,那難道是友誼,而不是愛?

「——他可能當我是朋友?」我望著安妮問:「是不是?」

「所以你要找出答案。」她說。

我忽然煩惱起來,這是我從來,沒有察覺的問題,我應該怎樣去尋找自己的答案呢?

安妮看見我呆着,拍拍我肩頭笑着說:「喂,別哭喪着臉,我祗不過告訴你,其實這是用不著煩惱的,他不是對你很好嗎?」

是的,他不是對我很好?而且我目前很快樂,我還用煩惱些什麼?於是我又輕鬆起來。

「來,幫我鋪新床單。」安妮說。

我和安妮撒開紙包,把新被單,新枕頭套套上,然後再在床上蓋上床單。

「來,幫我擺廚房。」做完一樣,她又說。

於是我們又進廚房,把廚房用具一樣樣放好,又把咖啡杯子放進櫥裏,又打掃了廚房。

剛把廚房弄得幹乾淨淨,歐理德來了,他笑瞇瞇的提了一大包東西來。

「蒙妮坦,你怎麼也在?」他驚詫地說。

「你那位未來太太請我來做幫工的!」我看安妮一眼。

「我也要請你做幫工!」他將那包東西解開,原來都是窗帘。

「幫我掛窗帘!」他說。

 

48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好哇!」我叉叉腰,叫著,「下次我要收工錢了。」

歐理德爬在窗框上釘窗帘的路軌,我和安妮掛窗帘。三個人七手八腳的把窗帘掛上,整整的搞了大半天。

我看看手錶已到晚飯時間,於是提議回家,安妮和歐理德拉住我不給走。

「我們要好好的請你吃一頓,」歐理德說:「這是給你的酬勞,所以不准回去。」

「不,秀姑等我吃飯,」我說:「晚上還要上繪畫課。」

「不准回去!」安妮說:「我們三個人到一個好一點的地方去吃晚飯,要有音樂的地方!」

「不,看我的衣服,怎能去?」我指指自己的褲子。

「我們去吃晚飯,誰會嫌?」安妮拉住我說:「不管!不准走!今晚綁你的票!」

於是我被他們綁票到一間新開的地方夜總會去。那間夜總會佈置得富麗堂皇,安妮和歐理德穿得好好的,祗有我穿著一條紅褲子。

我們坐下吃飯。我已經好久沒有到夜總會,祗覺得渾身不自在,還要加上身上的紅褲子,坐在枱子上真有點尷尬。

「我早知道就穿一件好一點的衣服出來了!」我跟安妮說。

「不要神經病,」安妮開口便說:「你又不是裸着體!」

那兒的燈光和音樂都很好,一個胖胖的意大利女歌手在台上展露著她獨有的嗓子,安妮興致忽來,拉着歐理德下舞池跳舞,留著我一人在枱子上聽音樂。

 

48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望向音樂台上那光圈的地方,女歌手的聲調悲切地像在低泣。我用手托著臉,細細的傾聽那首歌。

「——祗要我說我愛他,

我開始就愛他,

告訴他我多麼地渴望:

透露我心中的說話。

祗要說我要他,

像玫瑰要雨水,

告訴他我多麼地希望:

再次地見他。

如果你有機會遇見他,

無論在何時,在何地,

告訴他我是個傻瓜,

因為我讓他離開。

假如他向你承認,

他仍然在寂寞,

請你說我愛他,

希望他再次地歸來……」

 

48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人影在移動,陰黯地燈光中那歌聲驀然將我帶回了從前;帶我到那調酒的人底身邊……

——告訴他我愛他,告訴他我愛他……

我為什麼還要想著他?我驟然驚醒了,我從那歌聲中甦醒過來,我赫然發現旁邊的位置上,坐著一個人。

「——是悲歌令你失神?」那個影子問。

我惶然地看一看他,他黝黑的皮膚在黑暗中穩藏著,祗有一對眼白發亮的眼睛在閃閃地泛光。

一個菲律賓青年!我從來不認識他,但是他的臉却又似曾見過……

他列開嘴笑了,露著他很齊的牙齒;我似乎曾見過那漂亮的牙齒。

「忘記我了?」他問。

「——?」我牢牢看著他,記不起來。

 

本週上傳 (472頁 - 489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 

48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忘記我了。」他說著搖搖頭。

「你是……?」

「記得Park十一樓的酒吧?」他問我:「記得那個為愛情帶著孝的人?」

「你是——」我驀地記起來,我只叫出來,「你是——……」

「連我的名字也忘了,」他又搖搖頭,「我叫薩基度。」

「薩基度!」

我記得那是很久以前,我為了范尼離校的事情而氣憤地一個人去喝酒……那真是幼稚的事情——就在那天我遇見了薩基度。

那真是很久很久了,我想不到我們會重逢。他一點沒有變,頭髮還是黑黑的。

「仍然為愛情戴著孝?」他問。

我搖搖頭,我記起他告訴過我那傷心的愛情故事。

「你呢?」我反問。

「我在找尋那層為愛情戴孝的人。」他看著我,深意地說:「我找了很久很久,我知道我總有一天會遇見她,今晚,我遇見了。」

他的話令我愕然,他為什麼要找尋我?我們祗見過一面,他為什麼還不把我忘記?

「為什麼要找我?薩基度?」我問。

「你忘記了我曾經對你說過的話?」他對我說:「我曾對你說過——祗有另一次愛情能令我忘記過去,而我是那樣地急切忘記過去。」

 

48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點點頭,我記得他曾經這樣說過。

當晚他曾說我是易於令人愛上的,我害怕他會愛我,於是我走了……

「看這個。」他伸手在衣袋內取出了一個皮夾。

他打開皮夾取出一張紙,他交給我。我看了一下,那是一張薄薄的化粧面紙,上面是眉筆寫的字:

「兩個痛苦的人放在一起,祗有更痛苦——再見,薩基度。」

——那是那晚臨走前我寫下的字,他竟然還收藏著。

「為什麼收藏著這張紙?」我啞然地問。

「希望有一天遇見你,可以還給你。」他答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要告訴你,這是不對的。」他說:「我要把紙還給你,証明給你看兩個痛苦的人在一起是會有快樂的。」

他說得天真,於是我笑了。

「我愛你。」在我笑聲中他驟然說。

我怔住了,我再也笑不出來,我癡呆了。

那不是玩笑,我可以從他的表情看出來那不是玩笑。

 

48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於是在突然間我靜止下來,我看著他發呆。

「你躲在什麼地方?」他不斷問我,「你不知道我也到處找你?你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?」

「薩基度——這,這是不可能的!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們只見過一次,我們還是批次陌生的人。」

「是的,我們見過一次,」他點點頭,「但是我愛你,就是這樣。」

我不知道他在找我;我也不知道世界上有這樣一個人在愛著我,我感動,但是我怎樣接受他的愛?

他曾經被一個女孩子傷過,我怎能再去傷害他?如果我要了他的愛,那將會更加地傷他——因為我根本不愛他。

於是我祗能說謊了,說我自己不願意說的謊。

「太遲了,薩基度。」我搖搖頭,「你不能愛我,我也不能夠愛你。」

他睜著雙眼定神地看著我。

「為什麼?」久久,他問。

「我——已經結婚了。」我忍著心說。

「你——結婚?你已經結了婚?」他不相信他的耳朵,他問了一次,又問一次。

我不忍心去傷他,真的,我不願意這樣做;但是這似乎是唯一的做法,至少對他的以後,我應該傷他這一次。

 

48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終於點一點頭。「是的,薩基度,我已經結婚。」

「為什麼上一次你沒有告訴我?」他愣愣地問。

「因為上一次還沒有結婚。」

他俯下臉,看一看手上的那張寫了字的面紙,他沉靜了。不久,他笑得很很自嘲,他抬起頭來。

「我不是很愚蠢嗎?」他低聲問:「愛一個結了婚的人,我還以為……」

「薩基度!」

「我在台上唱歌,我常常望著台底下的客人,我常自問:『她會在嗎?她會在聽著嗎?』我又希望:『她會像那次一樣地穿著黑衣在角落裏沉思嗎?會像上次一樣地想找人談談?』——是……」

他的聲音啞息了。

「薩基度——」

「那次很好笑,我坐在車子裏經過 尖沙咀*,我在車窗裏看見你在路上……」他看住我,告訴我,「我立即叫司機停車,我付了車資跳下車追上去,但是那不是你……」

「不要說了,不要說了!」我低嚷著制止他,「薩基度,請你別再說這樣的話……」

他止了口,他木然地凝視著我,他沒有再說。我知道他的內心一定很疼,我明白他一定不會好受——但這祗會是一下子,他以後便會忘記我。


本週上傳 (472頁 - 489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60年代尖沙咀九廣鐵路總站大堂

 

48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不,薩基度,你不是傻瓜。」我搖搖頭,「但是——」

「我愛你,因為我心中老是存著一個希望,」他苦笑一下,「但是現在,這希望已經死了。」他又看手中那張面紙一眼,他將它撕了,扔在面前的煙灰缸裏面。

「我抱歉——薩基度。」我對他說,這是我最真心的話。

「你幸福嗎?」他問。

我思索一下,我點點頭。

「是的,我很幸福。」我說:「我過著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。」

「那你不必再為愛情戴孝了。」他說得很安慰。

我想勸他幾句,我想安慰他幾句,但是他已經站起來。

「我要上台去唱歌了。」他說。

「你 ——」


48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他向我點點頭,他的眼中有一層薄薄的光芒。

「我終於找到你了。」他最後說。

我講不出話來,他深深地瞧我一下,回身便走。我想叫住他,他已走向樂台。音樂奏到尾聲,安妮和歐理德拖著手走回桌子來。

「我剛才在舞池看見你在跟一個人說話,」安妮坐下問我,「那是誰?」

「一個朋友,」我說。

「誰?」她又問:「你的朋友我都認識,那人是誰?」

「你不認識這個,」我低聲說:「他是一個為愛情戴孝的人。」

安妮驚奇地看著我,四週的燈光轉變成海藍,另一首音樂又起了。我望向樂台,薩基度站在樂台上,抓著那條麥克風。他還沒有開始唱,他對著手上的麥克風說:「我唱這首歌,是為了我曾經愛過的朋友。」

我全身一震,安妮毫無所覺地回過身來跟我說:「聽,曾經愛過的朋友 —— 曾愛過一個人,由愛人而變成為普通朋友,這是最痛苦的。」

歌聲響了,還是那一首舊歌:

「如果太陽在天空墜落,如果海水在剎那間乾枯,如果你愛我,真正地愛我,讓它發生,我並不在乎 …… 如果你眼看我失落一切;我會微笑而細數它的價值,祗要你愛我,真正地愛我,讓它發生,情人,我並不在乎 ……」


 

49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他的聲音還是激盪而撼人的,它刺著我的心,於是我記起很久很久以前我第一次見他,他曾經唱過這首歌。

「啊喲,這個人的聲音真像一個人。」安妮叫起來,想了半天,她搖搖頭,「我真想不起是誰。」

「像范尼。」我說。

「是的!是的!」她不斷點著頭,「是像范尼,咦?你怎麼知道?」

「我聽過一次。」我說。

「范尼 —— 那些以前的同學,」安妮說:「不知道他們怎麼了?你有沒有遇見過他?」

「沒有。」我搖搖頭。

「忘記了以前你怎樣地愛他?」她有點感慨,「我真希望他來喝我們的喜酒。」

「安妮——我要走了。」我實在不想在那兒逗留,我實在不想再聽薩基度的歌聲,我說:「太晚了,我覺得很累。」

歐理德結了帳,我們三個人離開那兒。我走上夜總會的梯級,我回頭還看見薩基度在台上唱歌。他沒有看見我,這樣很好,一切應該這樣。

他會傷心和失望一天或兩天,可能是一個月或兩個月,以後,他會遇到一個更好的少女,一個她也愛他的少女,那麼他就會忘記今天的一切。

和安妮他們分了手,回到家們看一看手錶已經是十二點多,整間屋子黑黑沉沉的,我心中暗嚇一驚。

 

49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施明一定睡了,我這時才醒覺起來,我早應該打一個電話給他,告訴他一切。但是我竟然忘了!

開了門,我看見客廳內的窗帘全拉攏了,客廳一角有一點光芒。

我躡足走近去,我發現施明並沒有睡,他穿著睡衣在梳發上,正對著燭光發呆。

「施明。」 我很快地走近去。

他反應得很冷淡,看一看我。

「把大門鎖上。」他說。

我回過身去閂上大門,他抬起眼看著我。我從來沒有看見他這樣的表情,我知道他在生氣了。

「你還沒有睡?」我問他。

「你沒有來上畫課,你不知道?」他問。

「是的,因為安妮拖住我……」

「飯也沒有回來吃,秀姑急死了。」

「安妮來找我,她拉我出去買東西,後來 ……」

「你應該打一個電話!」

我生氣地在椅上一坐,我叉一叉腰。

「你聽不聽隨便你,我在告訴你!」我忿忿地說:「好吧,好吧,你明天去問歐理德去!」

他看著我沒有說話,我這時知道自己把喉嚨放得太響,於是我閉上嘴,不說話。

 

49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很抱歉,蒙妮坦,」他終於說:「我是沒有權利查問你的事情,但是我擔心着 —— 我以為你發生了什麼意外 ……」

我定定地凝視他,我的心喜悅著。是的 ,他關心著我,是的,他沒有說他愛我,但是我能感覺到,是的!這一定是愛!我會告訴安妮,明天我會告訴她一切。

「下次出去玩,先告訴我,給我一個電話,」他說:「你住在這兒,我是有責任。」

我沒有說話,他望一望我。

「怎麼?生氣了?」他說著笑一笑,「別孩子氣,來,告訴我你整天上了哪兒?」

「我被安妮綁票了!」我說。

於是我們又笑了,我坐在他旁邊,一五一十地告訴他一切。

 

X 月 X 日

正午我和施明正在吃午飯,有人按鈴,我奔過去開門,竟是一個不認識的男人,那人手中提著一隻大盒子。

「找蒙妮坦小姐和施明先生。」那人看著手中的一張咭卡片說。

「是誰找我?」我怔一怔,那人走進門來。

「送衣服來的。」那人說著打開那隻大盒子,我和施明走攏去圍著他呆看。

我記不起什麼時候訂做過新衣服,那盒子打開後,我立即見到白沙的禮服和另一套黑色的男裝晚服,我叫起來。

 

49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是安妮送我們的伴郎和伴娘衣服!」

「請簽收!」那人說。我立即和施明各人簽上了名字,那人走了。

我將那件白色禮服在身上比一比,施明也將那件黑色禮服在身上量一量,我們望一望彼此。

「穿起來試試!」我們同時說。

於是我立即走到臥室去,他立即走到浴室去,我們匆匆把衣服換上。那件禮服是照著我身栽縫的,我却想不到它放到我身上竟會那樣地美,我照一會鏡子,拉開門走出聽去。

施明正在廳中等我,他穿上那件禮服真像一個王子,他伸著手微笑地作了一個古代貴族迎接淑女的姿勢,我仰起頭,學著電影裏女主角的儀態,作狀地轉了一個身把手遞給他。

他拉著我的手,鞠一個躬,像古代的武士似地俯頭吻一下我的手。

「怎麼樣?」他問。於是我們大笑起來。

「我們真是好的一對,是嗎?」我看看他,望望自己問。

「那麼我們最好還是結婚。」他取笑說。

「這算是求婚?」我瞪他一眼,「你知道嗎?我是公主,你雖然是王子,但是要想我求婚,一定要白馬四匹,拉著全金的車子,車上要侍女六個,黃金千兩,絹緞百匹,還有 …… 還有 ……」

「我會給你白馬八匹,鑽石的馬車,侍女百個,黃金千萬兩,會給你全世界所有的絹緞,」他笑著,「這樣就嫁了吧?」

「嫁,嫁,嫁,」一個聲音在我們身後說:「什麼都不要,你們祗要一個媒人,讓我來做媒人吧!」

 

49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和施明回過身去,原來秀姑笑瞇瞇地在背後看著我們。我和施明漲紅了臉,立即放下手去。

「秀姑!」我叫著,「我們是鬧著玩的!」

「我知道,」秀姑邊收拾碗筷邊說:「施先生,還不走,你要遲到了。」

「糟了!」施明看看手錶,立即跳進浴室更了衣,飛也似地離開家往學院去。

我在窗口直看到他遠去了,才回過身來。我發現我自己還穿著那套衣服,於是我又進房間照鏡子去。

我望著鏡子,左看一下,右看一下,又梳梳自己的頭髮,又對著自己笑笑 —— 以前我知道自己美麗,老愛照鏡子,後來我變了,變了很多,我不再照鏡子。但是現在,我又愛起鏡子內的自己來。

我將頭髮梳高了,欣賞自己一下,我驀地跑出花園去,採了一叢花。我回到房內,把一朵玫瑰插在髪上,手中抓著一大束鮮花,我向自己展露了笑容。

我在結婚了,像安妮一樣地結婚了!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!我對著鏡子迷惑了整個下午,我發現自己正生活在一個美滿的夢境裏。

下午很快的過去晚上我拿了畫板照常去了上畫課,今天去的早,所有的同學都坐在課室內閒談。

我在座位上坐下,發現所有同學的眼光都奇異地看著我,有的還輕聲在說話,却沒有人過來跟我談談。

我從來沒有發覺這個情況﹐由於平日我總是上課才到﹐下課就走 —— 而且以前那些同學對我非常的親熱﹐我不知道其中發生了些什麼。


49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將畫紙挾上畫板,看見茱廸遠遠的在看我:她是我在班上最談得來的同學,於是我跟她笑笑,她想一想,走到我身旁來。

「今天來得那麼早,」她說。

「是的,」我說:「飯吃的早,所以早點兒來。」

「你是不是最近搬了家?」她問。

「噯 ——」我看看她,覺得她問的好奇怪。

「噢?真的?」她勉勉強強的笑一笑,「他們說 ——」

她停了嘴,我立即問:「他們說什麼?」

「他們說你跟施教授同居了。」茱廸悄悄問:「是不是?」

「什麼 ——?」我跳起來,祗覺得渾身驚震。

「自然,我也不會相信,」她上上下下看我一眼呶呶嘴,「像你這樣清純的女孩子,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。」

她笑笑走開,他的態度令我難堪,我整個人傻了,這是怎麼發生的?這怎麼可能發生呢?

我巡視四週的同學一眼,他們都盯著我,他們的眼睛就像審判著犯人的法官,他們的低語越來越響,我感到害怕。

我不能在那畫室裏逗留,我像坐在針氈上,我想離開那個地方,但是施明已經走進課室來,我祗能開始繪畫。

 

49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課室內靜寂無聲,我却思潮起伏著,我的手在抖,我畫不出東西來。施明走到我身後看著我,我像僵直了,後來我又打翻了水瓶。

「怎麼了?蒙妮坦?」他問。

他短而輕聲的一句話,對我來說像雷劈一樣,課室內的同學都轉頭來望著我和他,我以前從來沒有察覺過,我浮沉在愛的夢境裏,在我心目中祗有我和他,我却從來沒有注意過周圍,我從來沒有留意過那些眼光,那些閒語 —— 現在我突然察覺出來,那是多麼地可怕!我神不守舍地直到下課,理了畫具匆匆地離開課室,我直走到路上,施明急急地從後面追上來,我們同坐上一輛巴士。

「你怎麼了?蒙妮坦?」他坐在我身旁問。

「沒有什麼。」我望著窗外。

「你今晚的神色很不好,蒙妮坦。」

他凝視著我的臉。

「真的沒有什麼,」我微笑著回答。

他沒有再問什麼,我入神了,兀自搖搖頭。

「為什麼你在搖頭?」他問我。

「是嗎?我在搖頭嗎?」我反問。

「你不知道?」

我搖搖頭,他於是沉默了。

 

49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施明,你替我找的房子怎麼了?」我問他。

「——」他看看我,很歉意地說:「我還沒有去,你知道,我整天跟你一起 ……」

「應該去找房子了。」我說。

他點點頭,我沒有再說什麼,我忽然發現我什麼都說不出來,我知道一切在一剎那之間變了。

回到家,他沒有彈琴,我沒有聽唱片,我們也沒有下棋,冷冷清清的,我祗能獨自在發呆。

這是一個幸福的地方,但是這似乎不是屬於我的地方。是的,他對我太好,我能就這樣接受一切?我能為了這幸福而不顧一切地破壞他的名譽?

我記得我初到學院時,馬小姐曾跟我提起他;他曾是多麼地受人敬仰,受人欣佩,可是現在,有人開始在背後談論他了。

—— 是我引起這後果的,我知道。

所以我不能再留在這兒,我要找一個地方,我要顧慮到他的名譽,這是最重要的一點。

我推開門,走向黑暗的花園,我悄悄的看看黑暗的一切,那些海,那些山,那些他種植的玫瑰和蘭花 —— 我要離開它們了。

分離是悲愴的,但如果有一個價值,這便算不了什麼。

 

49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X 月 X 日

我開始哭了。

我真的哭了,我不能制止自己,一切是那麼地可怕!那麼地可怕!

我像生活在一個美麗的紅色氣球裏面,我的世界是紅色的,但是就這麼地一會,有一個人拿了一針在那我生活的氣球上一戳,氣球立即破了,一切消失得無影無踪。

—— 一切消失得無影無踪,世界是那麼的可怕,我不得不面對現實了。

那個用針刺我氣球的人恨我,然而我沒有權利去恨她 —— 那個人是安琪莉。

我早上獨自在圖書室內工作,我的心情已經不很好,為了找房子的事情我的腦子很亂,混混噩噩的應付了所有的工作,一點鐘我準備等施明一起回家午餐。

圖書室的門這時被推開了,我抬起頭,進來的是安琪莉。

她穿了一件黑色及紅底的外套,神色冷漠地走到我面前。她的眼色充滿了怨毒,她一開口就說:「蒙妮坦,我要跟你談談。」

她一向給我的印象不好,我知道她對我沒有好感,我對她也並不相讓;她的突然而來令我感到意外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

「我沒有時間。」她看看手錶說:「我在對面的咖啡室等你,你立即要來。」

我不滿她的態度,我問:「我為什麼立即要來?」

「你可以不來,但是你要想想後果。」她雙眉一招,「這後果可能會很大的,你要想一想。」

她說完轉身便走,我牢看著她的背影,他忽然回過頭來。

 

49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不能讓施明知道。」她命令式地說。

她推門走出圖書室,我莫名地站了好一會,直至施明站在我的面前我才驚醒過來。

「你又在發什麼呆了?」他溫和地微笑著說:「從昨天想到今天,什麼事都該想完了,來,回去午餐去。」

「我 …… 我要找一找安妮,」我搖搖頭,「你先回去吃飯吧。」

「你下午不能去嗎?」他說。

「我約了她 …… 是昨天約好的,」我說。

「好吧,那麼要晚上才見了,」他想一想說:「蒙妮坦,下午最好去逛逛公司,買一件婚禮給安妮他們,我沒有時間去買,你替我代買。」

「好的,我會去買的。」我胡亂答應著。

他走了,我理了手袋,把一切交託了接班的梁小姐,於是我走向對面的咖啡室。

安琪莉坐在角落裏,手上挾著一支煙。今天我看清楚了她,她的說話,動態完全像一個少婦,而並不像一個少女,她的神色是傲然的,是不易令人接近的。

「坐吧。」她提一提頭,我在她對面的位子上坐下。

「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?」我問。

「事情可不簡單,」她吸一口煙,長長的一口,她立即將煙蒂按熄了,「事情關於你,也關於我。」

 

50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望她一眼,「我看不出我與你有關連的地方。」

「是的,我不想跟你關連在一起,而你,一定也不想跟我關聯在一起,」她似笑非笑地笑一下,「但是我和你中間多了一個人,我們就非關聯不可了。」

「誰?」

「施明。」

「他 ——?」我靜止了,我看著她,這是一件驚愕的事情,我永遠也想不到!

「你一定做夢也想不到,是嗎?」她問。

我思索了,我感到驚慌,我不知道怎麼會有這個感覺,這不是好的預兆。

「聽說你住在施明那裏是嗎?」她問。

「你 ——」

「別抵賴!」她衝口說:「你和他同居了!我有證有據!」

「你不能說得這樣髒!」我嚷起來。

「沒有事情比男人和女人的鬼事情更髒,」她哼一聲,「嘿,但是我警告你,你立即離開施明!」

「你沒有這個權利!」我抗議著,「我不是你什麼人!他也不是你什麼人!」

「他不是我的什麼人?」她陰森森地一笑,「你可想聽聽他的秘密?」

我愣了,施明的秘密?施明的秘密她知道?我一直在尋找施明的秘密。而他曾說我永遠不會找得到;難道安琪莉知道他的一切?

 

50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不,這是不可能的!不可能的!

「誰不比做太太的知道的更多?」她反問。

「你 ……!」

「我是他的太太」

她衝口說。

「什麼!」我不能相信這是她所說的話!要不然,我便不能相信我的耳朵。但是我失神了,我搖著頭,不斷地搖著頭。

「我並不怪你不相信我的話,」她安定地說:「因為此地沒有人知道。」

「施明從來沒有結過婚,他沒有你這樣的太太!」我說:「你撒謊!」

「是的,我沒有跟他在一起,所以沒有人知道。」她的眼睛動了一下,「我跟他分居兩年了。」

「什麼 ——?你跟他分居?……」

「對你,我不想講太多,」她淡淡的說:「你應該知道他的出身,他有今天,還不全是靠我的父親?嘿,假如他上進一點,他還不至是一個教授。」

「你說 —— 你的父親?……」我啞然地問她。

「我的父親是英國著名的博士,」她指一指自己,「還不是他送施明去法國去的?不然他不會在法國遇到我!」

我渾身鬆脫下來,我像死了。我透不出氣來,我的胸前像有石塊積壓着,我想叫,但是我叫不出來!

 

50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一切是真的!是真的!我開始相信她的一切!

我記得那天施明告訴我一切,告訴我那個英國的年老博士,告訴我關於法國。但是我想不到那是安琪莉的父親。

—— 他忘記告訴我他與安琪莉,忘記我他是一個結了婚的男人。

「怎麼?」安琪莉瞥一眼,「還不相信?還是要我聘律師出來證明?」

我木然了,我望著枱面,我一句話也沒有說。我搖著頭,盡是搖著頭。

我又搖頭了,真可笑,我又搖頭了,為什麼我來世搖頭呢?這改變不了真相,真的事情本來就是真的,搖頭改變不了什麼。

「你是不容許住在他家裏的,因為他仍然是我的丈夫。」她狠狠的忽然高聲說:「我可以控告你跟他通姦,知道嗎?」

隔鄰有幾個男人向我驚異地望來,我感到羞慚,但是,我已經不在乎些什麼。

「我是不會跟他離婚的,我要折磨他!」他提起手袋說:「他撇不掉我,這一生他別想撇得了我!」

我木然地抬眼看著她,她站起身來。

「我可以一晚之間毀掉他的名譽和一切,」她充滿威脅地說:「蒙妮坦,不要傻,他不會要你的,知道嗎?我和他一生要在一起!」

 

50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沒有說話,她看看我,將咖啡賬扔在桌子上。

「立即離開他,我警告你!」她再三說:「記得一點,他不能要你,因為他不能跟我離婚,他不敢跟我離婚,我帶著他的兒子!」

「我帶著他的兒子!兒子在我手上。」她又說了一次,「他很愛他的兒子!」

於是她頭也不回地走了。我祗能聽到她高跟鞋的步聲。

我牢看著那咖啡枱面,我不再理會別人的眼光,別人的閒語,我再也在乎不了些什麼。

我忽然想起安妮的白色伴娘禮服我想起我對著鏡子扮新娘的時候,那是多麼地可笑,那是多麼地諷刺!

我諷刺自己,我兀自地笑了。我不能停止對自己的諷笑,我笑著離開那咖啡室。

我想叫一輛車子回到施明家去,但是為什麼?為什麼要回去?

他愛我?他不愛我?這又有什麼關係?

我紅色的氣球在一剎那間破裂了,我站在路旁,我不知道我要想什麼,做什麼。車子在我身旁擦過,那號角聲,人聲衝昏了我的頭腦,我不在乎,我為什麼要在乎?

那溫暖得像我家的學院,那圖書室,那臨海的屋子,那浪聲 —— 那曾是溫暖幸福的一切,但這都是假,我祗是在騙著自己。

為什麼我不早一點發現一切?為什麼我不早一點夢醒?為什麼不早一點停止欺騙自己?

—— 他為什麼不跟她離婚?為什麼要跟她分居?為什麼結了婚又要跟我在一起?

 

50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不,不,不,我不願再想這一切。我想得太多,是的,他曾說我想的太多,現在我不願再多想的了。

我累了,累得不能再想。我要逃避這個世界,我要一個人躲起來。

是的,我躲起來吧,讓我失踪,這樣他找不到我,我也可能找不到自己。

我急急看一看手錶,我估計着時間。

他應該吃完午飯了,他現在一定準備離開家回學院。我立即伸手攔了「的士」,向海邊駛去。

我推開門,秀姑正在收碟子,他已經走了。

「你吃了飯了?」秀姑說:「施先生剛走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我說這走進臥室。

我打開那壁櫃,取出我帶來的箱子。我打開衣箱,將衣服一件件由衣架上取下,放進箱子。我緩緩的,輕輕的放衣服,這樣我可以有多一秒鐘在這兒逗留的理由。

我要聽一聽這裏的浪聲,聽一聽這裏的鳥鳴,回憶一下這裏的幸福,然後我會很安穩的離開。

無論我把衣服理得怎麼慢,我終於整理了所有的東西。最後一件 —— 是安妮送來的伴娘禮服;我放在盒子裏帶著走。

我走出客廳,遠遠的看見那隻鋼琴。我放下箱子無聲地走到琴畔,我在琴椅上坐下,用臉貼了琴面一下,琴鍵發出輕輕的一聲。

我站起身來,走到他的書桌旁,我取起筆,在紙上寫下了:

 

50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施明!我抱歉沒有說再會就走了,我抱歉不能在圖書室工作,也不能上你的繪畫班,因為 ……」

我寫不下去,我想一想,團去那張紙,仍在地下。我提起行李,回頭看見秀姑默默地站在我的身邊。

「—— 你 ……?」她睜著詫異的眼睛。

「秀姑,我走了。」我輕聲說。

「先生知道嗎?」她啞然地問。

「不知道。」我說。

她露出很特殊的表情,那慈祥的中年婦人,她是那麼地慈祥,她對我那麼地關心過,體貼過,但是我自己失望了,相信對她,她也會失望了。

「你怎麼這樣就走,先生還叫我晚上煮雞湯給你喝 ……」她怨怨的說。

「我真沒有良心,是不是?」我含著淚說。

她疑惑而慈祥地望著我,她不明白,即使告訴她,她也不會明白。

「就告訴先生,我沒有良心。」我拉開門急急的奔出屋子。

我的淚像雨一樣地掉下來,我望不到前面的一切。我沒有揩我的眼淚我只是向前直奔,我要奔離這個世界,我要躲起來,不再想,不再回顧以往的一切!

我胡亂奔到尖沙咀的一間大廈,我找到了一間招待所。我覺得很累,我推開門進去,問問房間的價錢。

我住下了。那兒有一張床,有梳粧枱,有一間小小的浴室。

我放下行李,有人來送水。我讓他走了,掩上門。我在梳粧枱前坐下,開了鏡前的電燈。

我望著鏡內,我懼怕自己的臉。我用雙手掩著臉,我問自己做了些什麼?做了些什麼?我哭了,我真的又哭了。


50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未完待續 。。。

标签: 默认分类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蒙妮坦日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