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妮坦日記

名作家依達這本在六十年代風靡香港的小說﹐ 創報章連載先河和一度拍成電影的流行作品﹐ 在今天竟然消失得如此徹底。 在號外創辦人作家鄧小宇的努力下﹐ 加上依達和這本小說的插圖名畫家董培新先生慷慨應允﹐ 蒙妮坦的日記終於可以重現了。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507頁 - 52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三部 (全文完)



Till - The Vogue 和 Mantovani 兩個版本

《蒙妮坦日記》書中插圖回顧




蒙妮坦日記第三部

 全文完

〈上接 P.506〉



X 月 X 日

我一早驚醒,我不知道我在那裏。

沒有了晨光,沒有了浪聲,沒有了鳥鳴。四週黑沉沉的,我在這間小小的房間內。

—— 要上圖書館了?遲了?

我跳起來,我發覺我在這間房間裏。我輕輕的重新躺下,我告訴自己:不用去了。以後不用再到圖書館去了,你已經離開了那兒,已經不在這個世界裏了。

今天早上圖書館的門會關著,他們將找不到我。這真可笑,他們找不到我!

誰會理會這些?看,沒有人來理會我,我理會那些人幹嗎?讓圖書室的門關著好了,梁小姐下午會開的。

施明會到圖書室來的,是的,他會發現門關著。他會傷心的,他還會擔心。我不忍讓他傷心和擔心,但是事情一定要這樣解決,不然我們誰也救不了自己。

我發覺我又沒有了職業,但我又許多事情要做。我想想:我的家呢?朋友呢?怎麼都失去了?

 

50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是我想失去他們嗎?不,我不想,我也沒有錯,我祗想逃避我自己 —— 事情一定要這樣,一定要這樣!

我拉開窗簾,洗了臉,穿上衣服,然後我拿了那個盒子出門;盒內是安妮送我的禮服。

我走到郵政局,在盒上寫了安妮的地址,然後寄了它。我沒有寫什麼給安妮,我想她是會原諒我的。

陽光那樣地暖和,我在郵政局旁的椅上坐下。

我還要做什麼?我想不出來。我該立即再找一份事情?不,我不能立即去找事,我太可怕了,我要躲著藏它好一會,我不能工作,我要獨自生活一會。

於是我獨自散步,踏著那些落葉,令我想起歲月流逝。沒有人拉著我的手,沒有人在我身旁談話,沒有溫柔的眼波,沒有動人的微笑 ……

不,不能想這些,我又想到施明身上,為什麼呢?我正在忘記他,不是嗎?

 

X 月 X 

愛人容易,忘記人應該是容易做,不是一樣的道理嗎?但是為什麼這樣難忘記他?

我去看電影了,那些永恆的愛令我害怕,我在一半逃了出來。

我到餐室去吃餐,我不知道所有事物的味道,於是我付了賬走了。

我對以後一點也沒有打算,我又不想去想它。在日記上要寫些什麼?

寫一首詩?寫一首歌?

詩是為情人而寫的,歌是為情人而唱的。免了吧,讓日記空白著。

 

50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X 月 X 

我想我應該需要陽光。於是我穿上衣服馬路上兜,我想我比前兩天好了,至少沒有愛我仍然生存著。

我看看公司的櫥窗,看看航空公司玻璃內航空小姐的照片,就這樣我可以渡過一天。

當我正在看著航空公司櫥窗內那張倫敦景色的圖片時,我發現玻璃上的反光 —— 我身後靜靜的站著一個人的影子,那人也許站了很久,祗是沒有講話。

我回過頭來,那人望著我,定著神。

他穿著一件漂亮的黑白細格上裝,我沒有留意其他的,我繼續回頭去看那張圖片。

「蒙妮坦。」我身後的聲音。

我觸電似地回過身來,我驀地一怔。

「不認識我了?」那青年露著淺淺的微笑。

他英俊的臉上有一條疤痕,那是在他鼻樑旁邊,但這疤痕並沒有令他破相,他仍然顯得那樣地清秀。

「我們以前是 —— 朋友,」他有一點膽怯,「我是法蘭基。」

「法蘭基!」我顫抖著唇叫起來。

 

50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是的,」他笑了。他的眼有一層淚光,「是的,法蘭基。」

「法蘭基!」我嚷著,我像看見了親人,我看著他,不相信我的眼睛,「你怎麼這樣瘦?我認不出你了,你臉上……」

他垂下眼,用手摸了摸臉上的疤痕。

「是那次撞車。」他輕聲說。

「什麼?」我詫異地叫起來:「安妮說你什麼都復原了!她說你一點事情都沒有,她說你很好,怎麼 ……?」

「是我要她說謊的,」他緩緩地說:「我不想你知道 ……」

「你 ——」

一切的內疚,難堪,悔意都在同時湧上了我的心頭,我知道他愛我,我確實地愛他,但是他付出太多,我什麼都沒有給他,甚至沒有施捨一點點的愛。

他看著我,用深切的眼光看著我,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地關心,一樣地深意 —— 但是他變成那樣地沉靜,那樣地怨鬱。

「—— 你怎麼了?」他問。

我透出一口氣,低下臉搖搖頭。

「怎麼了?」他有些焦急。

我抬起臉,我拿我憔悴的臉向著他,在陽光下,我知道我蒼白得可怕。

 

51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看我,法蘭基,看我,」我低叫著,「看我的臉,不是可怕嗎?」

「為了什麼?蒙妮坦?」

「愛。」

「是的。」他點點頭,「為了愛,都是為了愛。」

他向我幽幽的笑笑,我也幽幽的笑了。他伸出手來,我拉了他的手。

「要不是我到這兒來訂機票,也許我永遠見不到你了。」他指一指航空公司。

「你訂機票?」我奇怪地問。

「我後天走了。」他告訴我。

「到英國?」

他點點頭。「到英國。」

我黯然地點點頭。「是的,你早就說回去的。」

他看看我,我知道他心想的。我們同時都想到了以前,他曾求我跟他到英國,求我一起跟他去唸書,但是那並不可能,我早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。

現在,他真的走了,我真的仍然留在這兒。

「我要祝你順風。」我握著他的手說。

「你的打算 ——?」

「我沒有打算。」我搖搖頭。

 

51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安妮告訴我你的父親 ……」他立即說:「他從來不告訴我你的地址,所以我不能來找你。」

「我不讓她告訴你。」

他點點頭問:「你 —— 需要錢嗎?」

「錢對我沒有用了。」我說。

「你住在哪兒?」

「很小的地方,你會笑的地方。」

「能讓一個跛子到那兒去坐坐嗎?」

我驀地呆了,我徒然怔住。

他俯下頭,我也俯下頭,我們的眼睛同時停留在他的腿上,他的腿彎曲着。

「法 …… 法蘭基 ……」我掩著臉,我的淚淌下。

「不要哭,在路上不好看。」他拉著我的手,「不能怪你,誰叫我喝醉酒開車。」

「到我的地方去,」我拉著他的手,「我可以給你一杯水。」

我們穿過馬路,他走得很慢,我拉著他,我的心充滿了溫暖。我可以愛他,是的,他為我付出的已足夠我愛他,祗要再給我兩年,讓我培養我對他的愛 ……

但是他祗有兩天,兩天之後,他將在很遠的地方。

我帶他到我的房間,他在那窄小的床上坐下。我為他倒了一杯水,他喝一口望著我。

「這房間比我以前的廚房還要小。」我說。

 

51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蒙妮坦,」他思索一下,他終於說:「你告訴我,你是不是沒有錢了?」

「我不要錢,」我搖搖頭,「我會去找一份事情。」

「我到英國去唸書,爸爸每月會寄一筆錢給我,」他真誠地說:「我還可以省下一點寄回來給你。」

「不,法蘭基,」我立即說:「雖然我不再是富家女,但是我還沒有要別人施捨的時候。」

「蒙妮坦,你知道我的感覺嗎?」他問。

「不要告訴我,否則會令我傷心。」我阻止說。

他感動地握著我的手,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感動。

「我終於 ——」他笑得很安穩,「我終於聽見你說出關心我的話了。」

他還是那樣地深情,但是愛神沒有把屬於他的箭射在我的心上,因此他付我的情越多,我欠他的情也越多。

「法蘭基,你以前很聽我,現在再聽我一次,」我跟他說:「到了英國好好的唸書,遇過一個好好的好女孩子,好好的愛她。」

他搖搖頭,沒有說話。

「除非有第二個蒙妮坦。」他最後說。

「法蘭基 ——」

「他們說愛情,最好的愛情要愛得深,」他撫著臉上的疤痕說:「我這次愛得夠深了,即使我再有愛情,我也不會比這一次更深。」

 

51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法蘭基,我很抱歉……」

「我以前很蠢,以為很蠢,以為我年青,有錢,沒有了你可以去找別的,」他說:「是的,我找得到,但是她們不是蒙妮坦,我永遠找不到蒙妮坦 ……」

「離開了我,你沒有再愛過?」我問。

他搖搖頭。「我一生祗愛一次。」

「我愛了兩次。」我說:「失去了兩次。」

「范尼 ——?」

「我沒有再見過他。」

「仍然愛他?」

「我想過 —— 我極力嘗試去忘記他,但是無論在什麼地方,在什麼時候,做什麼事情,我都會想起他 ——」我坦率地說:「也許要忘記他比忘記自己還要難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他點點頭,「我有過這種感覺。」

我們同時沉默起來,他為我,我為范尼 —— 世界上的事情永遠就是這麼樣。

「記得我送過你一條項鍊嗎?」他突然問。

我點點頭。

「還在嗎?」他問。

我打開箱子,在一隻盒子裏取出了那條項鍊。


51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我將它放在他手中,他看一會,又還給我。

「我祗是想看看。」他說。

「我保存著。」我說:「我不會遺失的。」

「到機場來嗎?」他問。

「什麼時候?」

「後天,黃昏六點。」

「我來。」我答應他。

「我要走了。」他站起來。他仍然那樣高,他身上還是新西裝,永遠是西裝 —— 我以前常數他的西裝的數目,現在我又要加上一套。

「第五十八套西裝?」我問。

他淒慘地笑了,那時候我們有過快樂的日子,當時我們不覺的快樂,但是當快樂不存在的時候,我們便領略了。

「記得我們在你的地毯上看 Mantovani*電視節目?」他回想著。

「還有龍蝦沙律。」我說。

「我還買了香檳。」他說。

「—— 快樂的日子。」我微笑著。

我的笑容收斂得很快,我立即想到了這將消逝的一切。

 

本週上傳 (507頁 - 52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一、二、三部全書完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Mantovani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51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「不要難過,」他安慰着,「這不是歷史。」

「這是歷史,我生命裡的歷史。」我感動地,誠懇地說:「我會永遠記得你,法蘭基。」他拉開門,但立即,他又掩上門。

「過來,蒙妮坦。」他站在門邊說。

我走過去,他握着我的手。他看了很久很久很久,然後他在我頰上吻了一下。我心中有很溫暖的感覺,我閉上眼睛。

他沒有問我的唇,他祗叫了一次我的名字。

「蒙妮坦。」

然後他走了。

 

X 月 X 

早上,我看了日曆,是安妮的婚禮。

本來我應該高高興興的穿上伴娘禮服和施明站在她和歐理德身旁,但是現在,一切都變得不敢想像。

我看看手錶,我矛盾了。我應該去看一看安妮嗎?但是我怎能去?我在逃避一切,我並沒有忘記我正在忘記一切。

我怎麼能去?施明一定會在那兒,我不能見他!但是安妮的婚禮對我是那麼的重要,我要去看一看,悄悄的看一看。



51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穿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,我過海到了香港。上了岸,我沿着碼頭遠遠的向大會堂走去。

在那道玻璃牆旁,我停了下來。我看見 花園內*那一羣歡樂的人們。

我看見安妮 —— 她剛行完禮托着歐理德的手,他們站在中間,旁邊是他們的父母,和他們的親友,有攝影師在拍照,他們都在笑。

我躲在一角遠遠的看他們,他們一點也沒有發覺。我仔細地看一下,那伴娘是一位陌生人的少女,而那伴郎 —— 不是施明!

我吃驚地再望一眼,那真的不是施明!

「我不在裏面。」聲音在我後面說。

我回過臉,驀地看見戴着眼鏡的臉。

「我退回了那禮服。」他沉靜地說:「我躲在這兒看。」

「施明 ——」我叫起來,我想逃。

「我躲在這兒,因為怕在那兒看見你。」他說:「但是我們終於碰在一起了。」

我看看他,我垂下頭走開,他一手將我拉住,我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激動。

「聽完了才走!」他吆喝着,「聽完才走!我不會留着你!但是你要清楚了才走!」

我被他的神情所震懾着,我望着他移動不來。

「我看見你團在地上的紙,」他說:「我知道你為什麼會走 —— 因為你知道了一切。」

我沒有說話,他看了我一眼,他平靜了許多。

 

本週上傳 (507頁 - 52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一、二、三部全書完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大會堂花園內

 

51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不是想騙你,因為我想保持那快樂的光陰,」他痛苦地說:「我沒有快樂過,一點也沒有。所以我找到快樂時,我便貪婪地想地想將快樂延長。」

我不去看他,我也不說話,我祗是沉默着。

「我在法國遇到安琪莉,她愛我,我為了報恩才答應她父親娶她,那時候我很窮,我要靠他們。」他急匆匆地說:「事情是她愛我,而我沒有愛過她。我永遠不能去愛她,因為當時她為我生下一個兒子後,我捉到她與一個軍人在床上做愛 ……」

他停了一會,又說:「我控告她,與她離婚,她父親不甘名譽被辱請最着名律師為女兒洗脫了罪名,我離婚不成,而她却要求收養我的兒子,理由是我不能負擔生活,她得了兒子,要成了年才能由他決定跟隨父親或母親 —— 我們一直分居,我不能離婚,假若離婚,她就有全權撫養我的兒子。我愛我的兒子,有一天我得要回他,我一定會得回他!」

我木然地傾聽着,忽然我不會思想了,我祗是聽着,我像祗有一個木頭製成的腦子。

「他們一家毀了我,我也毀了他們;我知道她父親培養我的目的,是為了要我成名,他可名利兼收,但是,我會掉了一切。」他咬咬唇,「到目前,我祗是一個教授,嘿,一個教授,他們得不到什麼。」

我望着玻璃窗內安妮他們的影子,他們已經拍完照走進餐廳去了,我看着安妮的背影逝去,我仍然沉默。

「這就是我的秘密。」他說:「不要去查,你已知道了一切。」

我看他一眼,他自嘲地一笑。


 

51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們都活在一個夢境裏面,」他傷感地說:「我甚至忘記了我的處境,我們只能做朋友,做朋友 ……」

「—— 我可以走了嗎?」我軟弱地問。

「走吧,如果你想走。」他哽着聲音。

我點點頭,移動腳步。他站在那兒看着我,我越走越快。

「我不能愛你,蒙妮坦!我不能愛你!」他在我身後叫着。

我奔進碼頭,我不能停留,我要逃開去!我要逃開去!

我和施明完了,我們的愛是錯誤的,我們祗能做一對知己,我們祗應該聚在一起講畫,講音樂,但那不是愛情。

我看錯了,於是我把自己盛進一個紅色的氣球內,然而氣球是會破的,我遲早會被拋出來。

我的氣球破了,我把自己盛進氣球去,現在我應該自己去嚐那種苦味。

回到房裏,我似乎明白了一切,我坐着,似乎很安穩。

是我的心已經死了嗎?還是我對施明的愛已經死了?

 

X 月 X 日

我叫了一輛車子到機場,機場內*堆滿了人,人聲吵得我震耳,我推開那些人羣,踮着腳在人羣中搜索。

 

本週上傳 (507頁 - 52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一、二、三部全書完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舊啟德機場離境大堂

51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找不到法蘭基,這時播音筒已經在响了。

B.O.A.C.* 往英國航線,第二次召集,請搭客往第一號閘 ……」

我看看手錶,六點。那機場的燈光令我頭昏,我在人羣中擠向第一號閘口,那樓梯旁站滿了送機的人,我仍然見不到法蘭基。

他走了?他已經進閘了?不,他應該等我的!他知道我會來!他一定會等的!

他在哪兒?在哪兒?人聲囂吵得震耳,我祗覺眼前一陣暈眩。

「法蘭基!」我叫着。

「蒙妮坦!」有人應。

我轉頭找了好久,看見法蘭基站在牆邊。他的母親,父親都圍着他,還有他的親人們。他扔下他們,向我一拐一拐的奔來。

我含着淚,我伸開手向他迎接,他很快地撲進我的臂彎裏。

他含着淚把臉伏在我肩膊上,我們擁抱了很久。我發覺我在失去他,我真的想大哭起來。

「你怎麼這樣遲?」他問。

「路上車子擠得很 ……」

播音機又响了,那是最後一次的召集。

他聽了一會,苦笑一下。「—— 他們連讓我們說再見的機會也不給。」

「法蘭基 ……」

 

本週上傳 (507頁 - 52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一、二、三部全書完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B.O.A.C. 英國航空公司

 

52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照顧你自己。」

我點點頭,同樣說:「照顧你自己。」

他看了我很久,像要永遠將我記住一樣。我垂下眼,眼淚淌下來。

「為我哭一次,這樣很好。」他說。

我點點頭,苦笑着。他取出手絹替我抹了眼淚。

「聽我說,聽我一件事,」他說:「答應我住在那地方,不要搬。」

「那招待所?」我詫異地問。

「是的,那地方,答應我,暫時不要搬,」他說了一次,又一次,「千萬不要搬,答應我!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祗要答應我!」他匆匆地說。

我點點頭。「你要寫信給我。」

「我的地址。」他將一張紙塞在我的手中,「沒有錢,寫信來,我是不回來的了。」

「你——不再回來?」

「回來為什麼?」

我黯然了——他問:回來為什麼?

我能講:我要他?我愛他?

——他是應該走的,他有他的前途。

 

52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你不會知道我愛你的程度,蒙妮坦,」他拉着我的手,吻着,「但是以後你會知道,我已經為你做了一件事,你以後會知道 ……」

「法蘭基,是什麼事……?」

「不要搬家,我會為你寫信。」他放開我的手,他的父親,母親都擁了上來。

「再見。」他叫着,我目送着他走下樓梯。

我走出露台,我又送他一拐一拐的上了飛機* —— 他以前不是跛的,他的臉以前沒有傷痕 —— 現在他的腳蹺了,臉上有了疤,心上也有了痕。

機聲轟轟地响着,我向那飛機揮着手。

日落了,日落的地方帶去了那曾經愛我的人。

我像失去主宰地回到住的地方,我開了門,疲乏地在床上坐下。於是,我又望見了鏡子裏的自己。

我用手在臉上揩一下,開了鏡前的枱燈。又是晚上,一個又一個的晚上,時日就這樣消磨了。

也許就這樣我就會老了,然後結束這樣一生。但是鏡內的影子並沒有老,我為什麼有蒼老的感覺?

安妮在日本渡她的蜜月了,法蘭基正在飛向英國,那些可愛的朋友,好像都在同時各散東西了。

有人在敲着我的房間的門,我知道是待者。

「進來。」我說。


本週上傳 (507頁 - 52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一、二、三部全書完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舊啟德機場登機坪



52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門開了,一個人走進來。

「把水放在枱上。」我望着鏡子說。

那人沒有回答直走到我身後站定了,我奇怪地抬起眼,我驟然看見鏡子內我後面的人影。

那略帶傾斜的雙眉,那園而清純的眼睛,那溫和而動人的微笑,那黑色的頭髮,那頰旁的笑窩 ……

「—— 范尼?」我睜一眼,那是夢?

「是我。」他的聲音。

「范尼!」我轉過身來,他一手擁住我,將我拉在他胸前。他抓得我緊緊,像怕我會隨時逃走一樣。

「我找到你了!我終於找到你了!」他喜悅地笑着,「我一直在找你!我一直在找你要告訴你一件事;以前我不敢說的事。」

「范尼,你怎麼會 ……?」我仍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「我愛你,我真的愛你,」他匆忙地說:「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你,但是你走了,我真的不知道怎樣生活 ……」

「范尼 —— 你在說 …… 什麼?」

「跟我回去,蒙妮坦。」他命令我說。

「我 —— 沒有家了。」

我在床沿坐下,我輕聲說:「沒有朋友,也沒有親人,我什麼都沒有了。」

 

52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但是你還有我,」他蹲下身,用手抬起我的頭,「看看我,你還有我。」

我看看他的臉,我感到他似乎是另一個人,以前他不會說這些話,而且這完全不是他的性格。

「跟我回去。」他央求着說。

「跟你回去?」

「我有家了。」他說:「這也是你的家。」

我怔怔地望着他呆着。「為什麼?」

「你不知道我這些日子在做什麼?」他說:「我拼命的幹,我離開了俱樂部轉到一流的大酒店,後來昇了領班,後來積了一點錢,現在跟朋友合開了一間餐廳。」

「—— 一間餐廳?」

「也就是我們的餐廳,」他說:「這餐室三份之一是我的,三份之一是我朋友的,還有三份之一是你的。」

「我——?」

「忘記了你寄到我那兒的那一千塊美金?」他笑笑說:「你沒有寫上名字,但我知道是你。我沒有用它,現在,你有一間餐廳了。」

我不能相信現實,為什麼現實會這樣美滿?這是夢?這又是另一個紅色的氣球?

我猶疑着,他把我的手握在他手裏,他很溫和地將我靠在他身上。

「以前我自卑,因為你富有,現在,我們一樣了。」他輕聲的說:「蒙妮坦。我會慢慢的告訴你

 

52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多麼地愛你,現在,跟我回去,這不是你的家。」

「你 —— 是怎麼回來的?」我突然想起來。

「法蘭基昨天告訴了我一切,」他告訴我,「他要我來,要我把他的愛給你。」

「法蘭基 ……」

現在明白了,他臨走前一聲聲叮囑着要我別搬地方,他臨走前說已為我做了一件事,他說以後我會知道他愛我 —— 原來他為我帶來了范尼。

為了我他變成跛子,為了我他傷了心,現在,為了我,他又帶回給我我的愛。

「法蘭基是偉大的。」范尼深深地說:「但是我會愛你,用兩個人的愛來愛你。」

我哭了,這一次我想我已經抓住了幸福。

他伸手抹去我的淚,對我搖搖頭。

「不要哭,」他皺皺眉,「我們都大了。」

於是微笑了。

「我曾經說過你美麗嗎?」他突然問我。

我搖搖頭。「我忘記了。」

「不要緊,我以後會說的。」

 

月 X 日

現在我住在餐室的後面,那間臥室佈置得很舒適,還有一件房間是范尼的。另一位老闆不住在店裏。

 

52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餐廳的名字叫「蒙妮坦茶屋」,黑色的牆壁,淡黃的座椅;像我和范尼以往常去的那間小餐廳的顏色一樣。

我們還有一副點唱機,裏面有 Ray Charles 的 I Can’t Stop Loving You

 

 


范尼在酒吧上做調酒,我坐在收銀機後收錢,另一位老闆馮先生則當領班,招呼客人。我們還有幾個很忠厚的伙計。

生意很好,我特別喜歡那些年輕的學生男女們,他們一對對的坐在卡位裏談心,帳單我總給他們特別優待,而范尼也總給他們特別大的「梳打」或「雪糕」。

有空的時候,范尼會走到收銀機旁來拍拍我的肩膊,跟我笑笑,或趁顧客不注意時偷吻我一下。

打烊後,我會泡給他一杯熱茶,我們談談心,或點一首歌聽聽,有時也在點唱機前相擁跳跳舞。

我常常為媽媽寫信,她聽見我做老闆十分開心,她說開年會回來看看。

她在信中稱呼范尼做「未來女婿」,不過范尼從來不曉得。

法蘭基從英國寄來了明信片,他已專心學醫,將來會在那兒當一名名醫。

安妮和歐理德常常到店裏來,她為我不參加她的婚禮而喋喋不休;我想也許要給她罵一世。我希望明年她能有一個孩子,這樣我和范尼可以喝他們的滿月酒。

明年我們會擴展業務,把門面擴大一倍,這樣會有更多的顧客。再明年,安妮和歐理德大約可以喝我和范尼的喜酒了。

我不要白馬拉金車,也不要綢緞和鑽石,因我已有了范尼。

我現在已不是天天寫日記了,那時我每天寫日記,由於我正在追尋着幸福,現在我已有了真正的幸福,幸福是日記寫不出來的。

 

—— 全文完 ——



52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後 記


「蒙妮坦日記」寫到這兒已經全部結束,這故事已在「西點」連載了兩年,很令我有依依不捨之感。日記內許多角色都似乎變成了我的朋友,現在故事結束,我便要跟他們告別了。這故事大綱早就擬好的,因此到這兒不得不結束,否則我真的願意寫上它十年。


我很感謝編輯先生的鼓勵;這才能使我完成這樣長的故事,也必須感謝董培新先生;他給我的故事加插這樣美的插圖,因此對「蒙妮坦日記」,他們是功不可沒的。


許多讀者來信要求我別把這個故事寫成悲劇,在當初我便沒有這個動機,我相信結局是最完滿的一個了,這也是我大綱上的結局,我希望會令讀者滿意。


也有讀者問我這故事是真是假;其實日記上半段是完全借用我朋友的事實,而下半段我又用了另一位朋友的經歷。所以當我的朋友看到這本書時,我希望他能原諒我把他們寫在書裏。


依達

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八日凌晨

 

本週上傳 (507頁 - 526頁) 蒙妮坦日記第一、二、三部全書完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1989 年的依達與郭儀、白韻琴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蒙妮坦日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