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妮坦日記

名作家依達這本在六十年代風靡香港的小說﹐ 創報章連載先河和一度拍成電影的流行作品﹐ 在今天竟然消失得如此徹底。 在號外創辦人作家鄧小宇的努力下﹐ 加上依達和這本小說的插圖名畫家董培新先生慷慨應允﹐ 蒙妮坦的日記終於可以重現了。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93頁 - 235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

蒙妮坦日記第二部

《蒙妮坦日記》

原著全文

(上接 192 頁)


洛力將車子駛到海邊﹐然後拉著我的手爬上海旁的岩石去﹐我一回頭﹐發覺把安妮扔在後面﹐於是伸手給她﹐將她拉上岩石來。

「原來你們兩個叫我來做陪客。」她瞪我與洛力一眼說。

我覺得安妮的話好笑﹐她一定想我與洛力之間發生了一些什麼﹐其實﹐他祗能做我的弟弟。洛力替我與安妮拍了許多張照片﹐我們兩人在岩石上﹐大作其「狀」。

作了「狀」﹐洛力要安妮替他拍一張﹐安妮拿著照相機﹐他卻走向我身邊來。

「來吧。」他蹲下身子﹐俯身在我臉上突然偷吻一下﹐我立即將他推開﹐但是安妮很快﹐已經一手拍了一張。

我將洛力推下岩石去﹐他跌在地上呻吟﹐我叉叉腰﹐算給他一點「教訓」。

我們在海旁談心﹐直搞到黃昏才回;最高興的是安妮﹐在歸途的車上還滔滔不絕地講著她與歐理德的「羅曼史」。

洛力又將他的手臂放到我的肩上來﹐我感到很累﹐將頭枕在他臂上。他緩緩的駛著車﹐公路變成一片紅色﹐在夕陽光下他俯眼看著我。

我們都沒有去聽安妮的「羅曼史」﹐我們讓她獨自講著﹐講著 ……

「累了?」他俯下臉來問。

我點點頭。

「快到家了。」他輕聲說。

他扭開了 汽車上的收音機 *﹐在悠和的音樂裏﹐我在他臂彎中迷醉。我的情緒有一點混亂﹐我留戀那種情調﹐我像正躺在自己親人的臂彎中﹐他像我的弟弟﹐像法蘭基﹐像范尼 ……

車子很快地回到別墅﹐我的夢也很快地醒了 —— 洛力變回了洛力﹐我變回了自己。我感到錯愕﹐我懷疑自己心中所留下的夢痕 ……

 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93頁 - 221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 * 60 年代的汽車收音機

 

P19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很快的回到房中﹐獨自坐在床上發呆。安妮洗了臉﹐在鏡前梳頭。

「蒙妮坦﹐」她邊照鏡邊說:「我今天發現了一點妳的秘密。」

「什麼秘密?」我轉過臉去問她。

「妳又戀愛了﹐」她笑著說:「這次跟洛力。」

「見妳個鬼!」我幾乎跳起來。

「別賴賬﹐」她一言中心地說:「我早已經看出來了﹐尤其是剛才在車上 —— 妳將頭枕在他的手臂上 ……」

「將頭枕在男孩子手臂上就叫做愛?」我反問。

「我也知道妳不會承認﹐何必呢?」她調皮地呶一呶嘴﹐「我知道妳也喜歡他﹐是不是?」

「從那兒見得我喜歡他?」

「如果妳不喜歡他﹐妳就不會關心他;不關心他﹐又何必千方百計的去偵查他晚上的行踨?」她一口氣說:「所以妳還是乖乖的承認吧!」

「妳!……」我氣得跳了起來﹐她笑瞇瞇的看住我﹐還以為自己聰明。我想一想﹐斷然說:「好吧﹐晚上不去了!」

「別小姐脾氣﹐她過來拉我的手﹐「現在妳不去﹐我也得去﹐來﹐我們查電話簿召一輛的土﹐別讓洛力曉得。」

 

P19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晚上我們果然實行我們的計劃。吃了晚飯我與安妮匆匆上樓﹐並與洛力道了晚安。其實我們躲在樓梯角落裏﹐趁洛力進房換衣服的時候﹐我與安妮攝手躡足走下樓來﹐一溜煙似的奔出花園。

才走出門口﹐我們已經看見那輛預約的營業車停在湖邊﹐我們立即竄上車去。

「先將車駛到樹後躲著﹐」我吩咐司機﹐「等一會有一輛汽車從湖邊駛出來﹐你便跟著它﹐不要太近﹐但要跟得牢。」

汽車司機看我一眼﹐又看安妮一會﹐英明其妙地問:「為什麼?」

「她是跟踨她丈夫捉姦去的﹐你管那許多?」安妮瞪那司機一眼﹐「我們給錢的!」

司機無奈地將車子泊到大樹後面﹐我們靜等了一會﹐果然洛力的車子像風一般地從湖邊直駛出來。

「快跟!」我說。

於是兩架汽車一前一後的在黑暗的公路上飛馳﹐我有一點心焦﹐緊抓著安妮的手。

「看﹐他果然走這條路!」安妮低叫著﹐「就是今天下午我們經過的那一條。」

「看住他﹐別讓他跑了﹐」我緊張地說:「看他上哪兒!」

汽車在公路上兜著﹐轉了幾個彎﹐我們的車子停了﹐在黑暗裏我嚇了一跳。

「怎麼了?」我忙問司機。

「那輛車子停了﹐泊在前面。」可機低聲說。

 

P19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與安妮望出車窗去﹐我們頓時縮了一口氣 —— 他的車子果然泊在斜路上那座古老而華麗的別墅門口﹐同時門口已泊上了好幾輛別人的車子。那日裏死氣沉沉的巨屋﹐晚上燈火通明﹐在黑黯中充滿了神秘。

我們吩咐司機等候﹐安妮與我一先一後地悄悄躦出車子。遠遠的﹐我看見洛力正在走向門邊﹐舉手在按鈴。

不久﹐門開了﹐一位年老的男僕迎他進屋。我與安妮面面相覷﹐她向我揮一揮手﹐我們寬步向別墅走去。走到門外﹐我停住腳步。

「安妮﹐」我猶疑著﹐向安妮問:「按了鈴﹐我們說找誰?」

「讓我來!我才不怕!」安妮挺一挺胸﹐用力按一下門鈴﹐「妳看我怎樣應付。」

我的心在突突亂跳﹐不久門開了﹐開門的仍是剛才那個年老男僕﹐他左手開門﹐右手還托著一個銀質托盤﹐上面全是一杯杯雞尾酒。

「妳們 …… 找誰?」他狐疑地望著我們。

「老伯伯 …… 你們在開宴會?」安妮笑一笑問。

「妳們兩位 —— 找誰?」他顯得很不耐煩。

「噢 —— 我們是路過的﹐」安妮立即說:「我們的車子剛駛到這兒﹐汽油用完了﹐附近沒有電油站,所以 ——」

「是的﹐那邊就是我們的車子。」我慌忙應著﹐伸手往黑暗的遠處一指﹐「可不可以幫一個忙﹐給我們一點汽油?」

 

P19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是的﹐不然我們要在郊外過夜了。」安妮哭喪著臉。

「妳們兩個小孩兒真是 ……」他點點頭﹐「好吧﹐等一會﹐送了酒拿給妳們。」

他將門虛掩一下轉身走了﹐安妮跟我裝個鬼臉﹐立即推門走進屋子。老傭人在前面蹣跚而行﹐我們在後面跟踨著﹐那屋子大得驚人﹐走廊上吊滿了燦爛的琉璃水晶燈﹐不一會﹐我們聽到喧嚷的人聲。

男僕走進一個房間去﹐我與安妮急急掩近門邊向內一看﹐我們同時嚇了一跳。

裏面是一個巨大的客廳﹐煙霧騰騰的堆滿了紳士淑女﹐人聲笑聲晌得囂耳﹐一堆堆的人都圍著桌子。

「這是甚麼?」安妮奇怪地問:「他們堆在裏面做什麼?」

我正奇詫,我聽見 輪盤* 的聲音﹐立即一大群人在喧嘩大叫「中了!」

我退後一步,我低叫出來:

「這是賭局!」

「看,那是洛力!」安妮向內一指。

我看見洛力在人群中坐下,一下子就有人遞上香煙﹐他含著煙﹐歪著頭﹐一伸手便取過一副「撲克」,很快地洗著牌*

一切在剎那間恍然大悟,他曾說過自己花錢的地方比玩舞女更壞﹐原來他在賭!他的開支入不敷出:他常常去當東西﹐原來他在賭!

 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93頁 - 221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 * 輪盤
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93頁 - 221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* 洛力 一伸手便取過一副「撲克」,很快地洗著牌

 

P19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讓我們走!」我氣忿地對安妮說。

我們像風一般地溜出屋子﹐坐上車子﹐我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
「原來他在賭錢!」我狠狠的對安妮說:「這孩子﹐怎麼這樣壞?」

「難怪他晚晚都出去﹐原來是出來賭錢的﹐真要不得。」安妮托著臉搖搖頭﹐「賭錢會上癮的﹐妳要他不賭﹐除非斬了他的手指!」

汽車沿著來路飛馳回去﹐我在路上默默無聲地想著。

難道沒有辦法改變他?不﹐我不相信﹐我一定要試試。

 

X月 X 日

安妮在我這兒吃了阿秀做的午餐後就走了﹐我送她上車﹐回到屋子時﹐猛然看見洛力坐在那軟椅上在輕撫他的「結他」。

「安妮走了?」他彈一下琴問我:顯然他根本想不到我已經知道了他的「秘密」。

「走了。」我點點頭﹐沒有再說什麼。

「曖﹐」他望我一眼叫起來﹐「妳怎麼了?今天好像很不開心﹐為什麼?」

「你今天好像很開心﹐為什麼?」我坐在他對面的椅上﹐毫不在意地問:「今天開心﹐是不是昨晚贏了?」

「什麼 —— 妳 ……」他陡然怔住﹐結他幾乎跌在地下。他睜著眼問:「妳在說什麼?」

 

P19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93頁 - 221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P19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在問你昨天是不是贏了﹐」我說﹕「每晚出去賭﹐有時候總應該贏贏的。」

「蒙妮坦 —— 妳 ……」

「你說我永遠不會知道﹐但是我終於知道了﹐這一次你吃了敗仗。」我笑一笑。

他想一想﹐叫了起來:「原來 —— 那跟住我的車子是妳的﹗」

「是又怎麼樣?」我說:「從今天開始你已經沒有秘密了。」

「妳﹗妳為什麼要跟縱我?」他想一想﹐沉下臉高聲叱喝﹐「為什麼要跟蹤我?我不要妳管我的事﹐妳為什麼偏要管?為什麼?為什麼?」

他狂叫著﹐我望著他什麼都不說﹐當他靜止的時候﹐我淡淡的笑了一笑。

「你已經沒有希望了﹐洛力﹐」我搖搖頭﹐「我可以看到你的將來?總有一天﹐天冷地寒﹐你冷得連掩體的破毯都沒有一塊﹐你又餓又冷﹐你央求別人﹐別人祗會唾棄你﹐你將會倒在窮街陋巷裏﹐你會慢慢的死亡﹐卻沒有一個人對你有一點點的同情 ……」

他的眸子在一剎那失神了﹐他抬著眼木然地看著我﹐喉間的喉核在移動著。

「你會失去這間屋子﹐這溫暖的地方﹐你會甚至連睡覺的床也沒有一張﹐」我毫不留情的說﹕「你看看﹐你會被賭博困死的﹐還有你自己的生命 ……」

「不﹗不﹗不准這樣說﹗」他猛地站起﹐怒喝著﹐「妳在恫嚇﹐妳以為我會相信?去妳的﹗」

「好的﹐你不信﹐你就不必信。但又何必欺騙自己?」我淺淺的笑一笑﹐「你已經中了毒﹐你永遠不能擺脫﹐即使切了你的手指﹐你還是會去賭。」

 

P20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「不﹐我要去﹐我祗是自己想去﹐」他揮一揮拳﹐「我沒有中毒﹐我可以隨時不去﹗妳胡說﹗」

「好吧﹐」我點一點頭﹐「你可以試一試﹐你以為你可以不去﹐那麼看今晚。現在你可以告訴自己不去﹐但是晚上﹐你非去不可﹗」

「好﹐妳看著﹗」他低叫著。

我暗自笑了一笑﹐轉身上樓。孩子究竟是孩子﹐果然被我一氣﹐立即中計﹐我祗希望他會有一點志氣﹐否則我便會失敗了。

吃了晚飯我立即上樓﹐我坐在露台上俯望花園的跑道﹐我在暗禱著﹐希望他不會去賭﹐希望他會有一點志氣。然而﹐很快地﹐我聽見他的汽車聲。

我失望地站了起來﹐我看見他那黑暗中的車燈光芒。

—— 他改變不了﹐他永遠改變不了﹐他像陷在泥潭中﹐越埋越深。

我有一點黯然﹐我緩緩的走下樓來。我在想﹕像他這樣年青的青年﹐他應該有許多事情去做﹐然而他卻染上了賭癮﹐那將毀滅他一生。

我在客廳坐下﹐客廳內黑得沒有一絲光線﹐我忽然想起安妮的話﹐有一次﹐她說﹕

「蒙妮坦﹐有一天你會失去所有的情人 ……」

我有一點感慨﹐目前﹐我的生活過得那麼地單獨與寂寞﹐唯一能令我有一點生氣的人就是洛力。我喜歡他那種率直的說話﹐那種清純的微笑 —— 但是他卻被賭博剝奪﹐連他也離我而去。

我想起許許多多的人﹐那些能令我回憶的人。

 

P20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但尼、艾迪、森美、法蘭基﹐還有范尼 …… 他們都離我而去﹐他們怎麼了?

我閉上眼睛﹐隱約地我聽見一陣汽車馬達駛回來的聲音﹔我以為在做夢﹐然而﹐馬達聲靜止了。

我坐在椅上睜著眼﹐寧靜中﹐客廳的門開了﹐一個黑影從外面直走進來。

「誰 ——?」我驚懼地問。

那影子沒有回答﹐他掩上門﹐一手按亮了電燈。我看得那麼地清晰﹐那是洛力﹗他回來了﹗

「我回來了﹐蒙妮坦﹐」他低聲說﹐他的臉上充滿了光采。

他緩緩的走過來﹐拉住我的手。他吻著我的手﹐充滿了熱烈和真誠。

「我害怕﹐我一直在害怕 ……」他顫著聲音說﹕「我每天告訴自己﹕『別去了﹐不能再去了 ……』—— 但是每晚我還是去了。我像跌在流沙裹永遠爬不起來。可是﹐今天晚上﹐我的車子從這兒駛出去﹐我忽然想起妳 —— 於是我回來了。」

「洛力﹐你 …… 你不知道我是多麼地高興?」我喜悅地狂叫﹐「你不知道﹐你一定不會知道﹗」

「我需要妳﹐蒙妮坦﹐我真的需要妳。」他急促地說。

「我在這兒。」我用手撫著他的臉﹐像姊姊慰藉她的弟弟。

「我輸了很多錢﹐很多很多 ——」他內疚地說。

「不要再去管它﹐」我對他說:「以後不去﹐你就不會再輸。」

「我 —— 我要怎樣才能把錢弄回來?」他抬起眼迷惘地問。

「好好的學一些東西﹐將來賺錢來補償﹐對不對?」我問他。

 

P20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聽妳的﹐我一切聽妳的﹐」他想一想﹐「但是我怕 —— 明天 …… 我怕我又會 ……」

「不會的﹐絕對不會的﹐洛力﹐」我堅定地說:「你今天堅強了﹐明天你就會更堅強。我在你旁邊﹐我陪你消磨時光﹐那樣你便不會再賭。」

他點點頭﹐溫柔得像一個孩子。我開始感恩﹐感恩於我的祈禱。

 

X 月 X 日

搬到別墅來﹐今天是最高興的一天﹐我要去轉變洛力﹐今天﹐也許就是開始。

早上﹐我陪著他練結他﹐下午﹐他駛了車子帶我到湖邊去晒太陽。我喜歡那種生活﹐一切顯得寂靜和安寧﹐這令我暫時忘卻了我所愛過的人﹐我所傷過的心。

他穿一件深藍的寬身毛衣﹐顯得非常非常的英俊﹐我們在湖邊的草地上坐下﹐他拿出魚竿和一隻裝食物的竹籃﹐我們在草地上晒太陽﹐吃東西。

「這個湖對於我一向是一件廢物。」他看湖面一眼﹐對我說:「今天它才對我有一點意思。」

「怎麼會有這種感覺的?」我咬著蘋果問他。

「好的地方一定要有好的伴侶﹐」他邊在魚鉤上裝著魚餌邊說:「我常常到這兒來釣魚﹐總是一個人﹐我從來不覺得這個湖美麗在什麼地方。」

我看著他的臉問:「今天又有什麼不同?」

「今天﹐」他回過臉來﹐向我溫柔地笑一下﹐聳一聳肩﹐「今天我忽然覺得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地方﹐這兒有一半是屬於妳的。」

 

P20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所以這個湖便不再是廢物了?」

「唔﹐我覺得它很安靜﹐安靜得像跟這個世界脫離似的。」他望著遠處﹐忽然問﹕「妳看不看見那隻鳥?」

「在哪兒?在哪兒?」我急問。

「那兒﹐」他用手指一指遠處的樹梢﹐「喚 —— 飛掉了﹐可惜﹐妳看不到。」

「那是什麼鳥?」

「好像是杜鵑。」他看一看天空﹐自言著說:「那是命運最悲慘的鳥。」

「命運最悲慘的鳥?」

「是的﹐」他點點頭﹐輕聲說:「當杜鵑哀啼的時候﹐牠們永遠不會停止﹐牠們不停地啼叫﹐直至牠們喉破血流。」

我失神地垂下眼睛﹐我驚異他會說這句話﹐這令我記起很久以前﹐那過往的一天 —— 那晚范尼帶我在黑暗中去參觀他的俱樂部﹐我們坐在鞦韆上﹐那兒滿是落花 ……

我當時問﹕「為什麼花落得這麼快?」

他當時答:「這是壽命最短的花。」

我又問:「為什麼它們的壽命那麼短?」

「因為它們不喜歡這個世界。」—— 他曾這樣地說。

我惘然地看著地面﹐我迷失了自己。

 

P20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—— 因為它們不喜歡這個世界。」我對著自己說。

「什麼?妳說什麼?蒙妮坦?」洛力揍近身來問我。

我驟然從舊夢中驚醒﹐我定一定神﹐看見洛力那猶疑的眼睛。

「妳說誰不喜歡這個世界?」他奇詫地問我。

「噢﹐我說那些杜鵑﹐」我笑一笑﹐立即說:「牠們一定不喜歡這個世界﹐所以牠們才會哀啼。」

「我抱歉提起杜鵑。」

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

「牠們令妳傷神。」他說。

我在草地上躺下﹐用雙手枕著後頭。他凝視我一眼﹐將魚竿向前一揮﹐魚餌掉在湖裏﹐泛起了一陣漩渦。

「妳喜歡釣魚嗎?」他躺下身來﹐將魚竿支撐在膝蓋上﹐問我。

「唔。」我閉上眼﹐點點頭。

「釣過很大的魚?」

「唔。」

「當時一定很高興。」我聽見他的聲音。

「唔。」我的眼睛被太陽照射得睜不開來﹐陽光在我身上有如一張溫暖的鵝絨被褥。

 

P20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很久沒有聽見洛力的聲音﹐我睜開眼來﹐驀地﹐我發覺他的臉已貼近在我的臉上﹐他額前的鬈髮正接觸著我的睫毛。

我猛然有顫抖的感覺﹐這是為了什麼?為了什麼呢?

「蒙妮坦﹐我 ……」他的唇幾乎沾在我唇上﹐他伸手撫摸著我的臉。

我急促地轉開臉去不再看他﹐他有強烈失望的表情。

「為什麼妳要這樣?」他低柔的聲音﹐「—— 怕我?」

「不﹐噢﹐不 ……」我坐起身來﹐笑著問:「你的手為什麼那樣腥味?」

「腥味?」他伸手在鼻尖聞一下﹐「噢﹐我剛才在裝魚餌。要不要我去洗手?」

「不﹐魚快上釣了。」我搖搖頭。

「妳拿魚竿﹐我立即去。」他將魚竿交給我﹐跳起身來﹐奔向湖邊。

他蹲下身洗著手﹐我遠遠的看著他的背影﹐我忽然有一種很奇異的感覺 —— 這是為什麼?為什麼? ……

我們在湖邊逗留了整個下午﹐我們談了許許多多東西﹐快樂的、悲慘的、歡樂的、哀怨的 ……

他沒有提及「賭」字﹐我也沒有提及「范尼」﹐我覺得我生活得很好。

晚上﹐我們都很累。洗了澡我走下樓去﹐他正蹲在客廳的壁爐旁用柴生火﹐我蹲下身去幫他引起火頭﹐當熊熊的火光昇起時﹐我躺在長梳發上聽他播放的收音機音樂﹐他坐在地毯上﹐靠著我身邊在靜聽。

生活是那樣的平靜 —— 這就是我所需要尋找的。

深夜﹐阿秀還替我做了點心﹐她笑欣欣的將點心送到客廳來﹐對我說﹕

「小姐﹐今天真好﹐替你們兩個做點心。少爺今天還是第一次不出去。」

阿秀的話令我很窘﹐洛力看著我在微笑﹐似乎很自在。我懷疑他心中會不會產生一些什麼?這令我擔憂。

寫日記的時候洛力還在我房中談天﹐他要看我的日記﹐我不給。他現在正牢望著我﹐在猜測我寫些什麼。

反正他看不到﹕我寫五個字:「小畜牲洛力。」

 

P20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X 月 X 日

吃了午飯洛力竟然跟我說:「我要到市區去。」

「為什麼?」我奇愕地問他。

「不是去賭﹐」他笑著來拉我的手﹐「我要妳陪我一起去。」

我想一想﹐點點頭。「我也很久沒有進市區了﹐你先告訴我上哪兒?」

「我們去看一場戲﹐在市區吃晚飯﹐然後找一個地方跳舞﹐」他問:「好不好?」

「又去花錢?」我搖搖頭﹐「我叫你晚上別出去﹐就是想叫你別花錢﹐現在你又 ……」

「噓 —— 噓 ——」他用手指在我嘴上一掩﹐「別這樣的像姊姊一樣地來管我。聽我說﹐這樣花錢是有理由的﹐我很久沒有進市區﹐妳也沒有。那麼今天妳做我的客人﹐我請妳去玩一次﹐不是很應該?」 


P20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不﹐我年紀比你大﹐不能讓你請我﹐」我想想說:「這樣﹐你請我跳舞﹐我講你吃晚飯﹐至於看電影﹐我不要你請﹐我也不請你﹐我們自己買自己的票子﹐怎麼樣?」

「很好﹐來﹐妳先去穿衣服。」他邊說邊推我上樓。

為了要到夜總會去﹐我在日間穿上了晚間的衣服﹐然後好好的化了粧﹐梳了頭。我從樓上緩緩走下來的時候﹐洛力在樓下仰著頭望呆了。

他伸著雙手迎接著我﹐我發現他變了﹐他看來大了很多﹐原來他穿上上裝﹐還打了領帶。

「嘩嗚﹗好漂亮 ——」我們兩人都在同時叫了起來。

「這是你?」我問他。

「這是妳?」他問我。

我裝一個鬼臉﹐伸手讓他扶著我﹐我忽然想起電影中公主與王子挽著手從樓梯級上下來的情況。

我們將車子駛進市區﹐買了五點半的戲票﹐然後我跟他兩個人去逛公司。很久沒有進市區﹐公司內五光十色﹐新的東西運來了不少。後來我們走到三樓的玩具部﹐我赫然發現一隻巨大無匹的長毛狗﹐那隻狗做得像真狗一樣﹐頭上還有金鍊一條。我叫起來﹐抱著它不肯放手﹐後來一看價錢要二百四十多塊﹐我伸伸舌頭﹐轉頭便走。

後來我們去喝咖啡﹐他在咖啡室中忽然說:「蒙妮坦﹐我剛才發現妳最可愛的一點。」

「那一點?在什麼時候發現的。」

 

P20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在剛才抱著那玩具狗的時候。」他說:「那是我以前沒有發覺的。」

「那隻狗太貴﹐兩百多塊去買一隻玩具狗﹐我才沒有那麼蠢。」我說。

喝了咖啡﹐我們去看戲﹐那套戲一點也不好﹐戲路根本就沒有﹐都全是接吻鏡頭﹐真擔心會看壞洛力。其中一個鏡頭真窘死我﹐男女主角裸著身體在水中接吻﹐肉都麻了。我無意看見洛力在黑暗中看著我﹐我罵他﹕

「為什麼看著我﹖」

「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﹖」他嘻皮笑臉的說﹕「我喜歡這個鏡頭。」

「那兩個主角死後一定進地獄。」我說。

看了電影我請他去吃羊肉﹐然後他請我到夜總會去。他問我喜歡那一間﹐我揀了 Bayside﹐為了想聽 Mona Fong* 唱歌。

我們坐在角落裏﹐才跳了一隻舞﹐立即在舞池中碰到那「貓王」艾迪﹐跟他跳舞的還是那學「埃及妖后」的女朋友麗莎。

我暗叫見鬼﹐拖了洛力轉身便回座位。誰知道一曲剛完﹐艾迪卻向我們的座位走來﹐我幾乎僵直了﹐卻不得不跟他打招呼。想起上次遇見他﹐向他打誑說快要結婚的話 —— 我的心中起了一陣慄感。

「好哇﹐好哇﹐」他指著我說:「有男朋友在﹐就連招呼也不打了?但是妳知道﹐妳無論藏到那兒﹐我一眼便能找到。」

他老實不客氣地拉椅坐了下來﹐洛力望望他﹐又看看我﹐我不得不為他們介紹。

 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93頁 - 221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 * Mona Fong

 

P20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這是洛力﹐」我淡淡地介紹著說:「那是艾迪先生。」

「能遇見你真好﹐」艾迪跟他拉著手﹐「剛從英國回來?洛力?」

洛力驟然楞住﹐他望一望我﹐我暗暗在枱底用膝頭頂了洛力一下﹐洛力立即說﹕

「是的﹐回來了不久。」

「蒙妮坦對我提起過你﹐」艾迪酸溜溜地看著洛力﹐故意問他:「你在英國學的是 …… 是什麼?」

我知道艾迪故意在刺探我的「謊」是不是真實﹐我真恨不得他立即死掉。

「土木工程﹐」我立即說:「你的記性真不好﹐艾迪。」

「噢﹐是的﹐我記起來了。」他抬一抬眼眉﹐「你們不是快要結婚了?別漏了我那份喜酒。」

洛力赫然呆了﹐很窘。我立即對艾迪說:「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﹐艾迪。」

艾迪還不知道我在對他諷刺﹐坐著不走。Mona 正在開始唱「Till」﹐我拉了洛力便出去跳舞﹐他不得不回自己的座位去。

「妳在搞什麼鬼?蒙妮坦?」在舞池中洛力莫明地問我。

「那個艾迪追求我﹐」我想一想﹐決定把「范尼」隱藏起來﹐我說:「我討厭他﹐所以騙他快要結婚了﹐免得他來纏。他以為你是我的未婚夫﹐好笑不好笑?」

「他很像那個美國歌星皮里士禮﹐」他奇怪地說:「為什麼妳會討厭他?」

「討厭就是討厭﹐沒有理由。」我告訴他。

 

P21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妳一定找到他的缺點﹐是不是?」他孩子氣地問。

「可以那麼說。」

「那麼有一天妳也會討厭我﹐」他抬一抬雙眉﹐「因為妳已找到了我的一個缺點。」

「你是指賭錢?」我笑起來﹐搖搖頭﹐「不﹐我不會討厭你。但是你再去賭的話﹐我就不睬你。」

「真的?」他喜悅地說:「我一定不去賭。」

「—— 你是怎樣開始賭的?」我問他。

「一個朋友帶我去﹐開始總是贏﹐後來就 ……」他尷尬地笑一笑﹐「妳知道﹐輸得越多越想賭﹐想把錢贏回來。」

「所以就跌進流沙中去了?」

「—— 別再提這些﹐我不想提。」他忽然說:「妳看﹐艾迪與他的女朋友來跳舞了。」

我轉眼一看﹐艾迪正帶了「妖后」下舞池﹐不知道是不是來「示威」。

「抱緊我一點﹐」我對洛力說:「讓他相信你是我的未婚夫。」

洛力果然俯下臉來黏著我的臉跳舞﹐我用手搭在他的後頸上。我們相隔得很近、很近﹐他的手有點抖。

「覺得我在抖嗎?蒙妮坦?」他的唇黏在我的耳邊。

「為什麼?冷?」我問。

 

P21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不﹐我不冷。」他停一會又說:「我不知道為什麼﹐我一人跟四個男孩子打架也不抖﹐現在跟妳跳舞我就抖了 ……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從來沒跟女孩子這樣跳過舞﹐很怕。」他說得幼稚。

我愛他那種幼稚﹐我說﹕「—— 所以你一定要學學﹐不然將來怎能交女朋友?」

「我不想再交女朋友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我奇怪地抬頭看他。

他說:「一個已經夠了﹐妳比誰都好。」

「傻話﹐我是你姊姊﹐」我笑了起來﹐「你應該找一個年輕的。」

他不再說話﹐變得很沉默很沉默。我不知道他心中在想著什麼﹐他一直都沒有笑。後來直到我教他跳 Bossa Nova 的時候他才笑起來。

洛力真是個好孩子﹐不知道將來誰家女孩子有福氣?他很純潔﹐那是性格上最好最難求的一點。

我們玩到十二點才走﹐花了他很多錢。

孩子花錢我從來不可惜﹐但是對他卻特別﹐他花多了錢﹐就好像自己的親弟弟花的錢。

回到別墅換了睡衣﹐已經凌晨三四點了﹐我正鑽上床﹐有人打我的房門。我又走下床來開門﹐門一開﹐嚇了我一跳。

洛力赤裸著上身直竄進房來﹐我驚慌地尖叫起來﹐縮做一團。

 

P21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妳叫什麼?還不快點救救我?」他搖著身子大叫。

「你 —— 你來做什麼?」我嚷著﹐「快出去﹐穿上衣服﹗」

「我癢死了﹐妳看﹗」他指一指身上﹐我嚇個半死﹐他身上一點一點的好像出滿了疹子。

「啊喲﹐快把門關上﹐」我叫起來﹐「快躺到我床上去﹐把被蓋上﹗」

我匆匆掩上門﹐推他睡在我床上﹐用被替他蓋好。我急得團團亂轉﹐終於拿起了床邊的電話分機打電話。

「你打給誰?」他奇怪地問。

「叫醫生﹐」我說:「你出疹子﹐不叫醫生怎麼行?還好回來得早﹐不然在夜總會就 ……」

「疹子?哈哈 ……」我還沒說完他已笑了起來﹐「別胡說﹐我兩歲的時候已經出過疹子了﹐疹子是不會生兩次的。妳別這樣緊張。」

「不是疹子?那是什麼?」我不置信地問。

「我不能吃羊內﹐一吃羊肉就這樣﹐」他對我說﹕「是皮膚敏感﹐但妳卻推我上床 ……」

我呆一呆﹐吐出一口氣﹐他格格大笑起來。

「笑什麼?」我問:「你現在覺得怎樣?」

「癢得很﹐妳有沒有甘油?」他搔著身子問我。

「沒有﹐但有樟瑙膏。」我笑說:「要不要搽一點。」

「好的。」他點點頭。

 

P21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取出樟瑙膏﹐他伏在床上問我﹐「可不可以替我搽在背上?我搽不著。」

於是我替他在背上輕輕的搽上﹐那些紅點看來令我肉麻。我忽然覺得好笑。剛才為什麼那樣緊張?

「好一點沒有?洛力?」我問他。

他沒有回答﹐我替他在背上按撫一會﹐他仍然沒有動。後來我站起來看他的臉﹐原來他撲在床上睡著了。

我看了他好一會﹐他的眼蓋閤閉著﹐睫毛成為一圈淡淡的影子﹐他的唇角還露著很天真的笑容。

我將他的臉輕輕的枕在枕頭上﹐然後替他蓋上被。

我取了日記本和筆﹐走下樓來。我走進他的房間寫日記﹐今晚我睡在他的床上﹔他卻睡在我的床上﹐明天阿秀知道了一定會笑歪嘴吧﹗

 

X 月 X 日

一早被拍門聲吵醒。睜眼一看﹐原來自己睡在洛力的床上﹐一時嚇了一驚﹕後來才回想起昨晚的情景﹐覺得好笑。

我爬起床來開了門﹐門外的是洛力。他已穿得很整齊﹐手上拿著他的結他﹐向我正展露著微笑。

「猜猜現在幾點鐘?」他開口便問。

「幾點?」我惺忪地問。

「下午三點四十一分十九秒。」他看了一看手錶說。

 

P21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什麼? ——」我吃了一驚﹐「我睡了十二個鐘頭?」

「是的﹐懶貓﹐」他用手抓著我的臉左右搖幌著﹐「妳再不醒﹐要變童話中的睡公主了﹐這兒沒有王子來吻醒妳的﹗」

「你的皮膚怎樣了?」我問。

「好了﹐謝謝妳的看護。」他說:「我會畢生難忘。」

「別油嘴。」我走出房去﹐「讓我洗臉﹐吃點東西。」

「吃了東西和我去爬山。」

「爬 ——?」我轉過身來問。

「是的﹐」他點點頭﹐「我已經叫了阿秀做沙律三文治﹐等會帶去吃。」

「這就是今天的節目?」我問他。

「晚上還有更令妳高興的事情﹐」他神秘地說:「現在不告訴妳﹐晚上再讓妳驚奇。」

我莫名其妙地聳聳肩進浴室﹐心中不知道他在搞些什麼鬼。洗了臉經過客廳﹐看見他正在將食物放進旅行袋去﹐於是我立即奔上三樓﹐換上粗毛衣和窄褲﹐又穿上一對爬山的短靴。

我從樓梯奔下﹐他抬起頭來呆了。他的限睛在閃爍著﹐那神色像看見了寶藏。

「怎麼了?」我問他。

「嘩 ——﹗」他像昨天一樣地低叫。

「別叫﹐」我對他說:「今天我不是貴婦。」

 

P21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喜歡妳這個樣子﹐真的!蒙妮坦!」他微笑著望一望自己﹐「看我﹐我今天也不是紳士﹐我穿的是舊褲子﹐我們正好是一對!」

他拉著我的手﹐提起旅行袋便走。我們將汽車開到很遠的地方﹐然後在一邊溪邊停下。由溪邊的石堆沿著水源往上爬﹐我們越爬越高﹐終於爬到我不敢往下望的地方。我的腿不由發起抖來﹐他卻還不停的往上爬。

「喂!」我害怕起來﹐張喉大叫著﹐「你還往上爬?」

「我要找溪的源頭。」他對我說。

我在石塊上坐下﹐脫了短靴舒著腳。他看看我﹐搖著頭無奈地走回來﹐在我身邊坐下。

「你永遠找不到源頭﹐」我告訴他﹐「溪水是由無數的水流組成的﹐你該找哪一個水源?」

「我要看看水源的盡處是什麼。」他忽然問:「妳知道彩虹的盡頭是什麼?」

「是一磚金子。」*

「咦?妳怎麼知道?」他出乎意料地問我。

「我聽過那首歌。」我告訴他。

「那麼水源的盡頭呢?」他問。

「也許是幸福。」

「來﹐讓我們爬上去找幸福﹐」他拖著我的手說:「找到了我分給妳一半。」

「不﹐全給你﹐我已經累了。」我打開旅行袋說:「我要看看你帶了些什麼來吃。你自己爬上去﹐我在這兒等你。」


 

*文中提及本曲的歌詞

The End ~ Earl Grant

 

P21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好﹐我很快回來。」他跳起來﹐一下子就奔走開了。

我打開旅行袋﹐取出一壺熱奶﹐又拿出三文治的盒子。我獨自坐在石塊上喝牛奶吃三文治﹐周圍靜得很﹐我躺在石上﹐晒著太陽。

我不知道躺了多久﹐我祗聽見風吹的聲音。我慌惶地坐起來﹐看一看周圍﹔四周靜得有如死域﹐我望著那種奇形怪狀的山石﹐心中隱約地來了一陣懼意。

洛力到那兒去了?怎麼那麼久還沒有回來?他難道迷失了?我突然害怕起來﹐他會不會真的迷了路?

我望一望山下﹐腳底不由滲出一陣冷汗﹐假如他不回來﹐我怎敢一人爬下去?我驀地失去了一切的扶助﹐我驚慌地大叫起來。

「洛力!洛力!」我張喉尖叫著﹐「洛力﹐你在哪兒?」

我聽到許許多多的應聲﹐然而那不是洛力的聲音﹐那祇是一聲又一聲的回音。

我害怕了﹐真正的懼怕了﹐我叫著他的名字﹐慌惶地望著周圍。四周都是山石﹐山草在搖動﹐我想起電影中那些可怖的野獸﹐我嚇得縮作一團。

「洛力!洛力!快來!洛力!」我不斷地叫著。

「—— 蒙妮坦!」

在風中我隱約聽見傳來輕微的聲音﹐我急急從山石上站起來﹐看見高處一點移動而來的黑點。

 

P21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洛力!」我喜悅地劇叫著﹐向他猛搖雙手。

他由很高的地方直奔過來﹐我看見他在我的視線內漸漸地擴大﹐我寬心而驚喜地閉上眼睛。我暗禱著﹐我覺得我需要他﹐是那樣的強烈 ……

我伸出我的雙手﹐向他迎接著﹐他奔近來﹐我擁住他﹐他詫異地張著雙眼。

「妳 …… 妳怎麼了?」他問我。

「我以為 …… 以為你迷失了。」我漸漸鎮靜下來﹐我看了他一眼﹐我問他﹐「怎麼? —— 你身上全是泥沙?」

「我正在往上爬﹐聽見妳的叫聲﹐我立即奔回來﹐」他看一看自己的衣服﹐大笑著說:「所以跌了一交。」

「噢 …… 洛力!——」我感動地叫了出來。

「怎麼 —— 妳 ……?」他看著我的表情有點兒愕然﹐我立即制止了自己。

「來﹐讓我替你拍乾凈泥沙﹐」我替他拍著衣上的灰塵說:「我們應該下山去了。」

他對我露著可愛的微笑﹐我不知心中產生了一些什麼﹐我真的不知道 —— 我在懷疑著﹐在摸索 ……

吃了晚飯﹐我上樓洗澡﹐上樓前我看見他獨自坐在廳內看報紙。我準備趕快洗完澡﹐下樓跟他比賽一盤棋﹔然而我剛進浴室﹐驀地聽見樓下汽車開動的馬達聲。

我急急奔出露台﹐赫然發現洛力獨自駕著汽車開出園子去。我的心一陣冰冷﹐我尖叫著他的名字﹐然而汽車像風一般地在黑暗中消失無蹤 ……

 

P21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失望了﹐強烈地失望了﹐我失了神似地走下樓來。客廳的梳發上還留著他剛才看過的報紙﹐然而只是一霎那﹐他又去賭了。

我是那麼地愚蠢﹐我以為我改變了他﹐但是我鬥不過他的嗜好。他又再陷於流沙中去了﹐這一次﹐我相信誰也不能將他再拉出來。

我關了客廳中的電燈﹐獨自緩緩的走回房間。我決定不再理他﹐甚至他死在面前﹐我也不會再看他一眼 —— 我想起下午在山上的情況﹐我感到自己愚蠢﹐我暗暗發誓我再也不會為他關心!永遠不會!

我倒在床上獨自思索﹐我覺得空虛﹐是的﹐一切人都離我而去﹐現在連洛力也離開了我﹔與他的「撲克」去做朋友了。我不明白我這幾天陪伴著他﹐我又得到一些什麼?

我看著床邊的枱鐘﹐秒針一下又一下抖動著﹐那像賭枱上的輪盤 ……

迷迷矇矇的正要睡著﹐我突然被拍門的聲音驚醒﹐我跳起來﹐發現房內的燈仍亮著﹐房門外有人不斷在拍著。

我掙扎起來﹐拉開門﹐赫然發現門外的是洛力!他喘著氣﹐雙手放在背後﹐向我露微笑。

「你來幹什麼?」我沉著臉﹐劈口問。

「我 …… 我 ——」他看見我的臉色﹐奇怪地說不出話來。

「輸了多少?」我冷著聲音問:「一趁我洗澡便溜 ……」

 

P21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妳以為我去賭?」他忽然笑了起來﹐「妳看這個!」

他笑著將放在身後的手伸在我面前﹐他手中赫然就是那隻 我在公司裏面看見的玩具狗*!

我呆瞪著洛力﹐呆了!

「你 —— 是去買這個的?」我哽住聲音指著那隻狗問。

「我飛車出去買的﹐」他說:「趕到市區﹐公司剛要開門。我買了﹐又飛車趕回來。」

「原來 …… 原來 ……」我忽然說不出話來﹐「我以為 ……」

他將玩具狗遞給我﹐我擁住它﹐眼中含著淚。

「我知道妳一定會驚奇﹐」他指一指我問:「記得今天早上我不是說過晚上有令妳驚奇的事嗎?」

「謝謝你﹐洛力﹐謝謝你﹐」我垂下眼說:「我感到慚愧﹐我以為你又去賭了 ……」

「不﹐我不會去﹐我永遠不會去。」


蒙妮坦日記全文 (193頁 - 221頁)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
 *Patti Page - Doggie in the Window

 

P22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他將我拉近他﹐我貼在他強健的胸膛上﹐我忽然感動得哭起來。他用手指揩去我的淚﹐在我耳邊哄著我。

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哭﹐我一手抱著我心愛的狗﹐另一手擁著他。我一直在哭﹐直至他吻我。

他的唇輕輕的沾在我唇上﹐我怔呆了。後來﹐他吻得那樣強烈﹐我忽然忘記他是我的弟弟 ……

當他的唇離開時﹐我驚醒過來。我睜著眼不能移動﹐他垂下臉退開身去﹐有一點羞慚。

我們忽然都不能說話﹐他轉過身﹐緩緩地走下樓梯。我牢看著他﹐然後我失神地蹲下地去﹐拾起了掉在地毯上的玩具狗 ……

 

P22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X 月 X 日

我回想著昨晚﹐我有一些不安﹔而且為了他﹐我又有一點驚懼。他吻了我!而我又接受了他的吻 —— 難道他愛我?

難道我像安妮所說的﹕自己正在愛著他而毫無所覺?

然而我怎能愛他?他還是一個孩子!我發覺我完完全全的迷失了﹐我把所有人的形像都混合在洛力的身上 —— 我真的當他是弟弟?還是把他誤作了我的情人?

我想也許我必須理智一點﹐我要將「他」與「他」分辨出來。

一早﹐洛力便駛了車子帶著他的結他到市區去上音樂課。我洗了一個頭﹐將頭髮繞一繞﹐便跟著阿秀到附近鄉間的市場去。

到市場首先要坐 兩個站*「巴士」*﹐阿秀挽著 菜藍*帶我走﹐好容易才到菜場。我買了一隻雞、豬排、雞蛋和一些蔬菜﹐阿秀說洛力喜歡吃魚﹐因此我又買了一條石斑。

匆匆從市場趕回﹐立即與阿秀進廚房洗菜。

「阿秀﹐教我幾下秘訣﹐」我對她說﹕「我要好好的燒一頓菜給你們少爺吃。」

「小姐﹐」阿秀笑著說﹕「假如妳的菜燒焦了﹐少爺也會說好吃的。」

我和阿秀邊說邊弄菜﹔我一聽見油鑊的聲音便怕﹐將菜往油裏一扔便逃﹐笑得阿秀半死。

「妳這樣怕怎麼行?將來嫁了丈夫﹐煎一個荷包蛋也不行。」阿秀說。

我迅速記起很久以前在學校旅行的那一幕﹐我又記起范尼替我煎荷包蛋 ……

回憶回到我的腦海來﹐我不明白為什麼范尼的影子會永遠追隨著我﹐無論我怎樣地逃避﹐無論我怎樣地盡力去忘記他﹐但是他始終佔據在我的心底。

結果我再也沒有心情去學燒菜﹐祗站在阿秀旁邊照她的吩咐加醬油、放糖、撒鹽。剛把幾樣菜餚弄好﹐洛力奔進廚房來找我。

「蒙妮坦!躲在廚房裡幹什麼?」他一見我便嚷﹕「我回來很久了﹐在花園裡找了妳半天!」

「小姐在燒菜給你吃﹐少爺。」阿秀搶著說﹕「看﹐都是她燒的。」

「真的?」他睜一睜眼﹐伸出指頭在碟子內沾了一下﹐立即塞進嘴去﹐我打他﹐他連忙跑出廚房去。

其實仍然是阿秀燒的菜﹐我看看阿秀﹐她笑一笑。


本週上傳 (222頁 - 235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* 60 年代設於香港郊區的巴士站 


本週上傳 (222頁 - 235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* 60 年代巴士﹐是當時香港的主要交通工具


本週上傳 (222頁 - 235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* 60 年代香港流行的藤制菜籃款式

 

P22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這樣他會多吃兩碗飯。」阿秀說。

果然洛力多吃了兩碗飯﹐我在偷笑﹐以後我決定每天都騙他菜是我做的。

吃了午飯﹐洛力開車子帶我去兜風﹐我抱了他送給我的玩具狗一起去。我們將車子泊在一棵大樹下﹐坐在車內晒太陽。

他靠在車椅上遙望遠處的景色﹐我將玩具狗抱在手中﹐用一隻小梳子梳著它身上的鬆毛。然後﹐我將我的臉靠在狗臉上﹐又用嘴去吻它一下。

我抬起頭來﹐看見他微笑著凝望住我。

「不能分一點給我麼?」他問我。

「分一些什麼?」我反問。

「擁抱和輕吻。」他說。

我搖一搖頭。「別這樣輕佻﹐洛力。」

「那麼就是說 —— 我還比不上這隻假的狗。」他用手輕撫著我的髮腳說。

「妳的頭髮真香。」他又說。

「是今天早上洗的頭。」我回答。

「我喜歡那種氣息。」他俯臉在我髮上聞一下﹐又仰起頭來。

「那祇是肥皂的味道。」我抬起眼睛去看他﹐覺得他可愛。

他又俯下臉來﹐他的手由我的髮腳移向我的後頸﹐我的臉不能移動﹐於是他吻了我。我拒絕著﹐然而無論我怎樣地努力﹐他的唇始終在我的唇上 —— 後來﹐他離開了我的唇。

 

P22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也喜歡妳唇膏的味道。」他咬著唇﹐低聲告訴我。

「洛力﹐你不能再這樣﹐我們 —— 不能再這樣。」我縮進一口氣﹐我清醒著自己說﹕「你這樣是不對的 ……」

「不對?什麼不對?」他天真地問我。

「你不應該吻我﹐你應該吻你所愛的人。」我說﹕「也許﹐你應該把你的吻留給你將來的太太。」

「蒙妮坦﹐」他思索一會忽然說﹕「我忽然有一種奇怪的念頭 —— 那是在吃飯的時候我突然間想起來的 ……」

「那是什麼?」

 

本週上傳 (222頁 - 235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P22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蒙妮坦﹐假如我們能常常這樣地在一起﹐我們有舒適的屋子﹐清靜的環境﹐我們一起散步﹐一起釣魚﹐我彈結他﹐妳陪伴我 —— 妳天天弄菜給我吃﹐我們會在一起一年又一年 ……」他望著天邊低聲說﹕「我們就是這樣已經夠了 ——我不再想渴求些什麼。」

我有一陣子的迷惘﹐但是我搖了搖頭。「你以為這可能嗎?」

「有什麼不可能?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嗎?」他說﹕「祗要妳不離開我﹐我們就會有快樂。」

「你錯了﹐洛力。」我垂下眼﹐「你忘記我們是怎樣相遇的?你是這兒的房東﹐而我祗是一個到這兒來逃避愛情的人。」

他驟然回過頭來盯住我直看﹐後來不置信地兀自搖著頭。我看見他失神的樣子﹐我靜止了。

「妳 —— 是來逃避愛情的?」他問我。

「是的。」我點點頭。

「妳已經有了愛情?」

「是的。」我又點點頭。

他怔怔地睇視著我﹐他的眸子像在散裂著。

「你為什麼要這樣看住我?」我啞然地問。

「他是誰?」他將眼睛從我的臉上移開﹐問我。

「是一個在酒吧裏調酒的人。」我告訴他。

「妳愛他?」

「是的。」

 

P22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他呢?」

「他不敢愛我。」我幽幽地一笑。

「所以妳到這兒來逃避煩惱?」他繼續問我。

我點點頭﹐他笑了﹐笑得很自嘲。

「我的運氣永遠那樣壞。」他對自己說﹕「所以我賭錢常會輸。」

「洛力 ——」我叫著他的名字﹐他回頭來看我﹐我覺得有一點內疚。

「回去吧。」他沉著聲音說。我沒有說什麼﹐他將車子退到路上﹐然後儘快地將車子馳回別墅。

晚上﹐整間屋子突然失去了往常的生氣﹐我知道那是下午發生的事情影響了洛力。吃完飯我獨自上樓去﹐他仍坐在客廳內看報。

我有點不安﹐我怕他又會因此而溜出去賭錢﹐因此我在樓上一聲不晌地聽著樓下的動靜 —— 我聽見他熄去客廳電燈的聲音﹐但是聽不到他進房去的步聲﹔我知道他獨自停留在黑暗的客廳中。

不久﹐我聽見他上樓的腳步聲﹐立即﹐他在叩我的房門了。

「蒙妮坦。」他用手叩著門﹐「妳睡了?」

「沒有﹐進來。」我應著。

他移開門﹐我看見他很奇特的表情。他像很激動﹐又像很頹喪﹐他的眼睛失去往常那孩子般的稚氣﹐他站在門邊﹐動了動唇﹐卻講不出話來。

 

P226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蒙妮坦 ——」

「怎麼了?洛力?」

「蒙妮坦﹐別離開我﹐別離開我!」他奔前來拉住我的手﹐他跪在我的床邊﹐用唇吻著我的手背﹐「答應我﹐不要離開我。我不管妳愛上誰或是誰愛上妳﹐妳答應在我的身邊。」

他的神色是慌惶無措的﹐他像一個迷失道路的孩子﹐需要一個人的引導和維護。他將我的手拉牢著﹐像怕我會隨時溜掉一樣。

「洛力﹐我並沒有離開你﹐怎麼了?」我輕聲問他。

「我一向使孤單﹐妳永遠不知道我是怎樣地孤單﹐妳永遠不會知道 ……」他拉著我的手﹐用臉靠在我手上﹐「這些日子我們生活得很好﹐妳給我的快樂是我以前沒有得到過的。」

「我們明天仍然有快樂﹐洛力。」

 

本週上傳 (222頁 - 235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P227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他點點頭。「我不能沒有妳﹐蒙妮坦。今天早上我在教師那兒學結他的時候﹐我老是想著妳﹐我希望妳立即在身邊﹐我聽不見教師的話。後來 —— 後來我想到妳跟我說過﹐要我好好的學結他﹐我想到將來如果學會了﹐可以在妳面前彈奏﹐於是我又立即專心起來 ……」

「洛力 ——」我很感動﹐我不知道我應該說些什麼。

「妳不知道我怎樣地需要妳﹐我從小就獨自生活﹐沒有人管束我﹐我要的他們就滿足我。」他低聲痛楚地說﹕「但是他們不知道我要的是一個人的關心﹐一個人真正對待我好的人 ……」

「洛力﹐」我奇詫地問﹕「難道你父母對你不好嗎?」

「我的母親是我的繼母﹐」他輕聲說﹕「這是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妳的事情。」

我意外地呆住﹐我怔怔地問道﹕「那麼﹐你的父親 ——?」

「他是我的親生爸爸﹐」他點點頭﹐「我母親在我十二歲那年患病死的。我看著她下葬﹐看著她的墳墓漸漸地堆上泥土﹐我沒哭﹐但由那時候起﹐我就感到孤獨。那孤獨的感覺籠罩著我﹐令我沒法擺脫。」

「那麼你現在的母親是什麼人?」我問。

「那是後來娶的﹐比我父親年輕二十年。」他說﹕「我爸爸有錢﹐祗有我一個孩子﹐我要什麼就有什麼。後來﹐他碰到一位比他年輕二十年的少女﹐他要娶她﹐還來徵求我的同意。」

「你同意了?是不是?」我問。

「我大了﹐我懂得一切。」他點點頭﹐「我不能不答應﹐因為爸爸告訴我婚事的前一天剛送了我一架車子 —— 就是現在的這架。」

 

P228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後來呢?」

他靜止一會﹐輕輕的點點頭。「我同意了﹐他跟她去環遊世界﹐直到現在。」

我恍然明白一切﹐我明白他生活散漫的原因﹐也明白他性格特殊的理由 —— 這是以前我所不能理解的﹐但是在這一利那找尋到了答案。

「—— 你恨你的父親?」我問他。

「不﹐他祗不過是找到一個比我更疼的人﹐我沒有理由恨他。」他聳一聳肩﹐望望天花板說﹕「我住在這兒﹐有吃有用有住﹐還有傭人聽我的差遣。我無憂無慮﹐但是我心中缺少著一種東西﹐我開始去尋刺激﹐後來一些朋友便拉我去睹。我知道那是不好的事﹐但坐在賭桌上﹐我像獲得了心中所缺少的東西。」

「所以後來便染上賭癮了?」

「但是妳又令我戒掉賭癮﹐」他看著我﹐深切地說﹕「後來我又發覺我需要的祗有在妳身上才能得到。我不能讓妳離開我﹐如果妳離開我﹐我不知道該怎樣 ……」

我輕輕的將他拉近來﹐把他的臉靠在我的膝上。

「不會的﹐洛力﹐我不會離開你。」我告訴他。

他安詳地笑一笑﹐閉上眼睛。他沒有再說話﹐但我開始懷疑 —— 我真的永遠不離開他?我們永遠這樣地生活著?這難道可能?

 

P229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X 月 X 日

發生了可怕而不能預料的事情!

早上我正想下樓吃早餐﹐阿秀匆匆的奔上樓來﹐我正想問她原因﹐她就說﹕

「小姐﹐樓下有一個陌生的女人找妳﹐要妳立即下去!」

「是誰?」我奇怪而詫異地問。

「不知道﹐她說有很重要的事。」阿秀回答我。

我走下樓﹐看見客廳裏的梳發上坐著一個婦人﹐她背著我﹐看不見她的臉。我走近去﹐我低叫起來﹕

「貝姨!」

坐在梳發上的是貝姨﹐她穿著一套素色的衣服﹐站起來看我。

「蒙妮坦!」她憂慮地搖搖頭﹐「我找了妳好久﹐為什麼不告訴我妳在這兒?」

她伸出手來想擁抱我﹐我想起她的「假親熱」﹐我退開身去。

「我什麼人都沒有告訴﹐」我冷冷地說﹕「我叫阿蓮不准說﹐我要住在這兒﹐我需要清靜。」

「但是妳 ……」她有一點激忿﹐聲音尖銳地說﹕「唉﹐蒙妮坦﹐妳一向倔強我也知道﹐但妳總不能這樣不懂事﹐做這樣武斷的事情!」

「我武斷了什麼?」我抬一抬眉問。

「妳怎麼可以不唸書?還有﹐」她攤一攤手﹐「我知道妳父親寄了兩千塊美金給妳﹐妳根本沒有捐給學校﹐而且還自己辭了學!」

 

P230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錢我都用光了!」我說﹕「我不唸書也是因為你們!」

「我們 ——?」

「是的﹐我恨你們﹐」我咬牙說﹕「我永遠不會寬恕你們﹐我恨爸爸、媽媽﹐我也討厭妳!」

她怔怔地退了一步﹐用手掩著胸口呆了。很久﹐她失神地低聲說﹕「蒙妮坦 —— 我想不到妳會變得這個樣子!」

「變了?哼﹐變了。」我冷冷笑一笑﹐「妳有愛過別人嗎?自然﹐妳有那許多新的男朋友﹐妳不會在乎﹐但是當妳第一次結婚時﹐妳有愛過嗎?妳有給愛情傷害過嗎?」

 

本週上傳 (222頁 - 235頁) 蒙妮坦日記第二部 - 蒙妮坦日記 - 蒙妮坦日記

 

P231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反問著﹐貝姨臉色如土似地瞪著眼不能講話。

「我記得很久以前﹐那時我還小﹐妳不是常帶妳那意外身死的兒子到我們家來?妳不是還老稱讚妳丈夫的溫柔體貼?」我一連串地反問﹕「但是﹐後來為什麼妳離了婚?為什麼又放蕩起來?為什麼

又到處招搖?」

「不要再說了!不要再說了!」她驟然狂叫起來﹐用手掩著臉﹐貝姨開始哭了﹐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的眼淚。

「妳不是也變了?妳不是也為愛情而變了?」我繼續說﹕「誰不知道妳是自從妳丈夫移情別戀後才變的?妳臉上露著歡笑﹐但誰不知道妳心中正在痛苦著?說實話﹐為什麼不說實話?」

「是的!妳對!妳很對!」貝姨哽咽地抬起頭來說﹕「我被他玩弄﹐我的孩子又死掉了 …… 我沒有人生的樂趣﹐我覺得孤單﹐無望 …… 他們在我的旁邊﹐有時候我愛他們﹐但﹐我已經老了﹐他們為的是我的享受 ……」

「妳是妳丈夫令妳改變的﹐」我搖一搖頭﹐「但是我﹐我是妳和我父母令我改變的!他沒有錢﹐他在當侍者﹐那不是他的錯!你們為什麼連書也不給他唸?連一個讓人同情他的機會也沒有?」

貝姨低泣著﹐她取出手絹揩了淚﹐失神地低聲問我﹕「那麼妳永遠恨我了?」

「妳沒有想想他的痛苦?我的難受?」我轉過臉去﹐我輕聲說﹕「—— 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兒?我絕忘不了他最後一次見我時的神色 …… 我想念他﹐我越想念他﹐我越恨你們!」

「我錯了﹐我希望妳接受我這句話﹐我真的錯了。」貝姨內疚地說。我望著她﹐她的神色是真誠而慈祥的﹐她的眼神帶著哀憐﹔我猶豫地望著她呆了。

 

P232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妳不原諒我﹐」她拉著我的手﹐久久﹐她問﹕「難道妳也不原諒死去了的人?」

「死去了的人?」我登時一慄﹐我立即問﹕「貝姨 —— 妳在說什麼?」

她的唇抖著﹐她楚楚可憐地看著我﹐傷神地搖搖頭。

「怎麼了?貝姨?」我站起來怔呆著。

「妳的父親死了﹐蒙妮坦。」

她的話像雷一樣地劈進我的耳膜﹐我全身震動著﹐我的毛孔聳立起來﹐我覺得一陣冷﹐一陣難以形容的寒冷 ……

我掩著嘴﹐我不能說話﹐我甚至不能相信貝姨的話。貝姨慌惶地看著我﹐我不能移動﹐她驚懼地用手推著我。

「蒙妮坦!蒙妮坦!妳 …… 妳怎麼了?」她不斷地驚叫著。

我的知覺突然清醒過來﹐我大叫著﹕「妳騙我!貝姨!妳騙我!妳恨我剛才說的話!妳在騙我﹗」

「蒙妮坦﹐我沒有騙妳﹐」貝姨搖一搖頭﹐一顆淚從她的眼中掉下﹐「上星期死的﹐我去找妳﹐阿蓮才說妳在這兒……」

她用顫抖的手在手袋內取出一對信﹐她打開信封﹐交給我。

「這是妳母親寄來的﹐她給妳的信是附在我的信封中的﹐妳自己看好了。」她哽聲說。

 

P233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仍然不能相信一切﹐直至我打開信箋﹐看見媽媽親手寫的字﹕


「親愛的女兒﹕

這封信到妳手中的時候﹐相信貝姨已經告訴妳一切了﹐千萬不要悲傷﹐人總是有這樣的一天的。

我們現在窮了﹐祗是想不到會窮得那麼快﹐我連做夢也沒有想過。

妳父親是心臟病突發而死的﹐由於政治因素﹐他的股票慘跌﹐銀行對外的戶口都向妳父親來追債﹔他去得很快﹐甚至沒有一點點的痛苦。我已將他葬在天主教墳場內﹐我想他再也沒法見到妳了。

目前妳父親早已宣佈破產﹐我兩手空空﹐倒用不著懷負債的驚恐﹐現在我不能回來﹐因為史提夫太太的服裝店有一部份我的股份﹐我決定在這兒工作。我不想回來﹐將來也願與妳父葬在一起。

現在祗有妳令我擔憂﹐妳學校已經畢業﹐因此妳出國留學的計劃不得不改變了。我知道妳有一點積蓄﹐把那些錢暫時支持一下﹐妳儘快去找一份工作﹐我每月仍會寄少數的美金回來﹐希望對妳有一點幫助。

我們不能恨誰﹐祗能恨天。我不害怕現在的窮況﹐因為我嫁妳父親時也是一無所有的。我感到抱歉﹐不能讓妳立即到我身邊來﹐但我一有錢﹐我會立即讓妳來的。我的心情很亂﹐祗能先寫這些﹐下次再談。

附﹕如果經濟有問題﹐先可將我留下給妳的鑽戒賣去。儘快找事。

母字」

 

P234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的手指因顫抖而鬆弛﹐信紙在指縫中落下﹐我全身脫節地倒在地上痛哭。貝姨在我身旁低慰著﹐然而那再也挽救不了一切。

我說過我恨他﹐恨爸爸、恨媽媽﹐但是他卻死了﹐難道現在連我再收回這句話機會也沒有?—— 我嚎啕大哭著﹐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做。我曾經想過我會窮﹐然而我絕對想不到一切來得這樣快! 這樣快!

「我該怎麼辦?怎麼辦?」我徬徨地低呼。

「離開這兒﹐蒙妮坦﹐妳不能再這樣享受下去了。」貝姨輕聲說﹕

「退掉這兒的房子﹐退掉市區內的房子﹐暫時到我這兒來住。妳可以去找一份事情﹐目前沒有錢﹐我可以負擔。不要傷心﹐蒙妮坦。」

—— 不要傷心。貝姨這麼說。

我發覺我失去了一切﹐我愛的人、愛我的人﹔還有我的過去。

明天不知道該是怎樣的一天﹐但是我必須接受明天。

 

P235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标签: 默认分类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蒙妮坦日記 | Powered by LOFTER